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隆力奇聚好商城上市半年:原始股股东自觉“被骗”,已组建多个维权群聊

 反传防骗联盟官网:www.DaxingGaN.cOm

%title插图%num
2021年9月以来,聚好商城原始股持有者陆续组建了许多维权微信群,其中多个都达到500人上限。(视觉中国/图)
“用原始股作诱饵,把我们老两口的棺材本都骗进去了。”年近七旬的江苏常州人蒋芳愤懑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2017年到2018年间,蒋芳夫妻花尽毕生积蓄一百多万元人民币,买入28万多股聚好商城(NASDAQ:JWEL)原始股。
2021年3月17日,聚好商城以每股7美元的发行价登陆纳斯达克。如今,180天禁售期已过,蒋芳老两口却发现手里的原始股仍不能交易,也无法现在退出。
聚好商城成立于2012年,相当于隆力奇产品的线上销售平台。其CEO兼董事会主席徐之伟还有一个更知名的身份——江苏隆力奇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隆力奇”)董事长。
多年来,隆力奇由于和传销有着理不清的关系而饱受争议,与其同属一家的聚好商城也不例外(详见本报2021年4月22日报道,《藏身聚好商城,隆力奇传销疑云再起》)。
根据聚好商城招股书,截至2019年12月31日,聚好商城共有1563574名会员。会员需从聚好商城拿货销售。而每发展一个新会员,原会员的收入会部分转化为聚好商城的积分。如此模式,会员既是消费者,又是卖货人;既要花钱,又要拉人。
这些会员遍布全国各地,分属隆力奇不同的销售系统,中老年人居多。他们都想通过原始股的致富神话大赚一笔,却未曾想越陷越深。
2021年9月以来,聚好商城原始股持有者们陆续组建了许多维权微信群,其中多个都达到500人上限。他们希望搞清楚自己的原始股为何在“解禁期”过后仍无法交易,并争取拿回自己的钱。截至目前,他们并未获得隆力奇公司的明确答复。
免费旅行
2017年10月的一天,蒋芳收到外甥女的邀请,安排她进行一次免费的身体排毒之旅。她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自己被带到一家宾馆,“有好几十号人,就是听课”。发言人介绍了一款名为“清通液”的产品,售价4000元一盒,并称其能治心梗脑梗,排肾毒,疗愈百病。
“清通液”一盒三瓶,蒋芳被告知当天下午、晚上、第二天一早分别喝一瓶,喝完就会排毒。蒋芳现在想来,“那就是泻药嘛”。而在当时,她将这视为“清通液”发挥药效、排毒成功的信号。此后,蒋芳和丈夫又多次被带往江苏常熟隆力奇公司总部参加招商会,每次都是免费大巴接送,吃饭都由团队领导掏钱。传播所谓的“财富密码”,鼓励老会员发展新会员,是招商会的主要内容。
在招商会上,徐之伟也经常讲话,蒋芳仍然记得会员们向他表达爱意的景象,“他一来,人们都激动得不得了,大喊‘我爱你,好像老鼠爱大米’。”光是和徐之伟合照,蒋芳就排队超过2小时。
进入隆力奇之前,蒋芳两口子在常州从事了大半辈子水产生意,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成为会员之后,虽然丈夫一直想拉人,但蒋芳坚决不同意,她总觉得“如果这事不好,不能害人”。
对于发展会员,奖励极具诱惑。几年前,60岁的南京人李娟经朋友介绍,成为隆力奇会员。她被告知每发展一个“1366会员”(购买1366元隆力奇套餐产品),她和新会员都会获得一些奖励。
2018年4月,李娟和她发展的五十多名“1366会员”得到机会免费去港澳游玩6天5夜,食宿全包。她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这场活动共有一百多个来自全国各地的隆力奇销售团队参与,每个团队约有四五十人。在香港的首夜,他们聚在一个大型场馆观看了“群星演唱会”。
之后几天,他们被带到皮具店、彩金店、钟表店等各种购物点,各个团队需要提前取号,错开购物时间。但这些店铺并不对普通市民开放,门口有“穿西装的男人检查,有号码牌才能进”。
进入第一家彩金店后,团员都没什么购买欲望,李娟知道,大家都只是图一趟免费旅行。但她注意到,店内有不买不让出门之意,已经有会员和店员发生激烈争吵。看形势不对,她先掏钱打破僵局。在那家店里,她和两个女儿花了五万多元。最终,五十多个团员的港澳之行共消费了三十多万元人民币。
利用各种背书是隆力奇拉会员的另一个手段。
刘伟在江西从事土建工程,自己也开过公司。2016年年底,也是通过朋友介绍,他被带去参加当地的隆力奇招商会。一开始,他并不买账。刘伟自诩谨慎,称其传统行业出身,对招商会上经销商说的话有天然的排斥感。他相信按照“传统思维”,公司法定代表人说的话才能信。
直到去常熟隆力奇公司总部,看到“占地4000亩”的厂区,墙上各路名人对它的背书和台上慷慨陈词的徐之伟,他的想法发生了改变。“隆力奇这么大一家名牌企业,它老总说的话我们肯定会信。”
利用大众对于免费的倾向,对权威服从等心理特点,隆力奇和会员间建立了初步信任。然后,原始股闪亮登场了。
抢购原始股
多名会员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隆力奇以聚好商城上市为由,进行了A轮、B轮、C轮、C+轮和D轮共计5轮的原始股融资。在2017年到2018年间,招商会开到疯狂,大会小会不停,每天都有人在推销原始股。隆力奇公司和聚好商城从未披露相关情况。
李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隆力奇南京办事处当时在南京大桥饭店租了两层楼,时不时就以吃火锅为由将会员约至此地,吃完饭就马上开会,宣讲原始股。南京大桥饭店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隆力奇当时确实租了两层楼,如今离去多时。
引用互联网公司上市实现百倍收益的案例是招商会上的主要话术。南方周末记者获得一份录音文件,源于2018年9月2日隆力奇销售团队在厦门的一次招商会。发言人自称为金鑫导师,真名陈华(音),2006年进入证券行业,曾就职于平安证券,在中国股市最牛的两年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百万梦想”,并称此次聚好商城上市“总股本只有5个亿”。
想买原始股的前提是必须先买各种代理。花费不同的代理费,聚好商城会员能够获得对应价格的货品,可以选择转售。录音显示,本轮是最后D轮融资,13000元、26000元和68000元的代理分别有购买2000股、5000股和3万股原始股的资格。股钱另算,本轮融资,原始股价格1.5元/股。
之后,金鑫以拼多多上市3年、股价翻了866倍为例,称隆力奇33年历史,聚好商城和拼多多功能相似,股价也会翻倍,“我们董事长说目标先定低一点,定到600倍”。并激情放言“1.3万块买2000股翻600倍也有100多万”“无股权不大富的年代已经来临了”。
按照这个规则,刘伟同另外两位合伙人共同出资,花费12万元买了8万多股原始股。为了买这些原始股,他们先购入了隆力奇线下店铺“LHH爱家店”的代理,刘伟及合伙人把这当作一项事业严肃看待,他们在当地租了四百多平方米的店铺,代理费、开店总共花费三十多万元。但最后因为资金短缺,这家店并未成功开业。
除了“一夜暴富”的说辞,隆力奇招商会还营造出原始股限量限时售卖的景象,刺激会员的抢购心理。
在招商会一次次攻势下,蒋芳在接触隆力奇两个月后,投入了第一笔13.8万元,一半用来买代理,另外一半买了5万多股股权。此后一年,蒋芳夫妻俩先后8次投入一百多万人民币,购买共计28万多股原始股。
“人山人海!”蒋芳仍记得当时的买股“盛况”。有时候签单付款要排队等候三四个小时。蒋芳的丈夫亲眼看到一名甘肃籍中年男会员买了1100万人民币的原始股。现场还有从尼日利亚来的黑人。蒋芳颇为不满地说,“他们要优先的。”
虽然儿子一直让他们少买一些,小心没钱养老。但蒋芳夫妻俩并没有听进去,还笑称自己有三个孩子不担心。不仅如此,大女儿在父亲的鼓动下,也在聚好商城原始股上投入了几十万。
买了原始股的人会拿到类似荣誉证书样的红色绒面股权证书和一份与江苏隆力奇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委托协议。证书制作简陋,内容仅有股权编号、股东姓名、身份证号和股权份额四项,落款和印章为“上海聚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同仅有两页,约定其原始股将由江苏隆力奇集团有限公司代持。
聚好商城赴美上市之前,隆力奇再次以打新股为由,鼓动会员买代理然后买新股。此前的原始股已经把蒋芳夫妻俩的积蓄全部掏光,但他们不想错过任何能赚大钱的机会。
2021年初,夫妻俩从银行贷款、从亲友处借钱、东拼西凑了五十多万交给团队领导打新股。得知还要买代理后,两人萌生退意,现在只拿到16万多元的退款,剩下的钱是否用于打新,两人也不得而知。
买了原始股之后,有人到处分享发财机会,也有人小心谨慎,自己偷着乐。“买股之后就像做小偷。”回想当时,李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整日又激动又担心,生怕这大好的发财机会被旁人知道。
2021年3月17日,聚好商城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有350多万人同时在线观看直播。原始股股东的美梦似乎就要成真。
美梦变噩梦
眼看巨额财富就要降临,隆力奇却对购股会员说,他们手中的原始股有180天的禁售期。
在东方财富股吧里,原始股股东们相互安慰,表示相信公司,耐心等待,质疑声偶有出现也很快就被打气的内容淹没。但仍有几个ID持续发帖分析,提醒他们小心骗局,“心猿意马仔”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常州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经常接触企业上市的业务,也曾被朋友带去参观隆力奇总部,他认为这种销售模式“就是典型的传销”。“心猿意马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哪家公司会把自己的原始股上市前发给那么多人?”
根据聚好商城招股书,该公司以IPO前资本重组为由对已有的普通股进行了1∶3的反向拆分,截至本招股说明书发布之日,共有21149425股普通股发行。据此,“心猿意马仔”怀疑,“集资5个亿,上市股本仅两千多万股,钱去哪了呢?”
2021年9月,随着聚好商城原始股解禁时间越来越近,关于原始股要缩股40倍的流言甚嚣尘上。有持股会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9月4日左右,徐之伟召开以星级董事为主(在隆力奇销售网络中达到千万级营业额)的线上会议,称要重新调整原始股股东的持股数量和股价。截至10月12日,上市公司聚好商城都未对原始股的变动和交易情况进行披露。
上海会员李军是在主动拨打隆力奇客服热线之后,才知道传言是真的。2017年年底,李军通过小舅子接触到隆力奇原始股,共投入13.6万元,一半用来买代理,另一半买入约5.2万股原始股。据客服回应,他现在共有1550股原始股,价格从买时的1.3元人民币/股变为6.75美元/股(总市值相当于6.7万元人民币)。
隆力奇客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对于原始股有两种解决方式。要么退股,按照当时原始股本金投入结算,加上8%的年利率,收益部分再扣除20%的个人所得税,兑现时间不能确定。要么留着交易,按照公司重新核定的股数和股价,可交易时间仍未确定。
李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缩股之后,他的原始股股票价值并未发生改变,但根据聚好商城现在不到6美元/股的股价,他必然亏损。而如果选择退股,他将获得约1.46万元的收益,本息分三次结清,具体时间未知。
9月下旬,有不少原始股持有者按捺不住,来到常熟隆力奇公司总部想为手里的股权找到答案。去到现场的股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除了福建的没去,各个省市的人都有”。
南方周末记者获取多份现场录音,源于徐之伟与股东的对话。对于所有问题,他都没有给出准确回答。如有股东提出原始股是否全部用于上市,能否申请审计,徐之伟先回答审计费用自付,一会又要美国券商和纳斯达克同意。
多位原始股股东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原始股禁售期结束之后,原来隆力奇公司组建的群聊大都已经解散,没解散的也不接受原始股股东的质疑。李娟就曾因在群里质问原始股去向而被踢出群聊。
越来越多的持股会员自发组建微信维权群。在群里,持股会员抱团取暖,不断分享“被骗”经历和各种投诉方式,唯有共同攻击隆力奇和徐之伟时,气氛才有轻松一刻。
太琨律师创始合伙人朱界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果原始股持有者认为的“被骗”是指被诈骗,可以携带所有相关材料向公安机关报案。如果原始股持有者认为的“被骗”是指对方没有按照约定履行义务,那么对于对方的违约行为可以提起违约诉讼。
他同时表示,提起违约诉讼的前提是能够证明有相应的约定,不论是口头约定还是书面约定要有相应的证据去印证这个约定的存在。在有约定的前提下,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要求对方履行相应的义务,如果无法履行,可以要求承担违约责任赔偿损失。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电话向隆力奇公司表达了采访请求,截至发稿,未获回应,聚好商城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
(应受访者要求,蒋芳、李娟、刘伟、李军为化名)
%title插图%num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特此鸣谢!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