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爆料】长沙爱之心养老公寓“爆雷”案:83名业务人员因非吸获刑

%title插图%num

长沙爱之心养老公寓。
11月16日,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对涉案金额逾8亿元的长沙爱之心养老公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宣判。爱之心养老公寓级别从原总经理倪建平、邹序金到一线业务员共83名被告人,一审分别被判处八年六个月至缓刑不等的刑期。爱之心养老公寓负责人干罗佳等人,因涉嫌集资诈骗罪,将由长沙中院审理,目前开庭时间尚未公布。
爱之心养老公寓通过吸引老人来投资、购买床位并返利的方式,进行非法集资。案发时,爱之心床位总承载量约600个,但最终发展了客户5792人次。2019年8月,爱之心无法偿还被害人到期本金息“爆雷”时,非吸金额已达 8.11亿元,其中6.07亿元资金未归还。

%title插图%num

爱之心养老公寓走廊
83名被告人罪名成立
澎湃新闻从中国庭审公开网获悉,爱之心一案的宣判从16日9时30分开始,持续约半个小时,分成四个环节宣判。第一个环节,对一名应当从重的累犯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罚人民币5万元并追缴违法所得26.4万元。第二个环节审判4人。第三个环节审理19人,考虑到19人在审理时从实、退赃等情节,法院做出了从轻处罚,并最终根据其犯罪情节判处6个月至2年不等的刑期、2万至3万元不等的罚款。第四个环节共审理59人,59人中以倪建平为代表的十余人为主犯,其余为从犯,应当从轻处理。
83名领刑的被告人,均为爱之心老年公寓层级不同、向老人预售床位及服务的“业务员”或管理人员。
此前披露的起诉书,2013年11月,因资金短缺,在没有银行金融机构资质的前提下,干罗佳经被告人邹序金介绍,引进同案犯黄性德、张洪建、任小辉(均另案处理)等人,成立市场一部,以预售爱之心养老公寓床位及服务的名义,雇佣业务员通过电视广告、散发传单,召开推介会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与被害人签订《养老服务合同书》,约定每满一年赠送9%-13%不等床位补贴券(根据资金多少补贴券比率不同),合同期满后,未进行养老消费的会员,爱之心公司将本金及获赠床位补贴券进行回购,以此变相吸收资金,任小辉、黄性德、张洪建抽取吸收资金的25%作为市场部打包承包款。

%title插图%num

爱之心公寓前台
2016年起,爱之心公司陆续成立市场二部、三部、四部、五部、六部,以存款本金15%-22%承包吸收资金业务。一般情况下普通业务员一笔业务获得4%提成,该业务员所属经理获得该笔业务1%提成,部长获得该笔业务1%,总监获得1%提成,副总获得整个市场部0.5%-1.5%提成。业务人员连续三个月业绩突出其职位可以提升一级。
同时,公司陆续成立直营性质的湘潭市场部、株洲市场部。
据起诉书,倪建平为长沙爱之心老年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原总经理。2014年2月至2018年3月,其担任爱之心公司工程部负责人,负责公寓项目的施工、建设、装修等。2018年3月至2019年1月任公司总经理,负责业务部的日常开支报销审核以及爱之心公司除财务部和业务部以外部门以及公寓的所有日常管理工作。其任总经理期间,爱之心公司共计发展客户2146人次,吸收资金2.7亿元。任职期间,爱之心公司共计转入其本人账户资金328万余元。天心法院认定倪建平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邹序金2013年12月至2015年6月任长沙爱之心老年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负责爱之心公司所有事务管理。2013年年底其介绍任小辉团队给干罗佳进行非法集资工作。经调取银行流水分析,干罗佳通过个人或他人银行账户向邹序金个人名下银行账户共计转入资金314万余元。案发后,其主动退缴违法所得4万元。天心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莫成斌2014年7月至2018年5月先后担任爱之心公司市场一部业务员、经理、部长、总监。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承包市场一部。个人累计发展客户260余人,吸收资金3000余万元,任职期间,爱之心公司共计转入其本人账户资金231万余元。
作为主犯,莫成斌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title插图%num

长沙天心区法院
600张床卖了近6000人次
爱之心老年公寓原是有“看得见”的实体。
位于长沙市天心区大托铺街道兴隆村何家垅组的两栋新建的高层老年公寓,曾吸引众多老人前来参观并投资。“有两栋豪华大楼,具备养老规模,房子是老板自己的,不会跑路”“项目被列为天心区政府重点工程,天心区的相关领导曾去视察、调研,以及剪彩。”这是很多老人的印象。
据起诉书披露,长沙爱之心老年公寓管理有限公司2010年7月22日成立,注册资金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干罗佳(另案处理)。2010年12月31日,干罗佳代表爱之心公司与长沙市天心区大托镇兴隆村村民委员会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租用该村何家垅组36.18亩村集体生产安置用地,租赁期限15年,自2010年12月31日至2025年12月31日。但该项目2011年开始建设,截至案发,未办理校方报建、1号栋环评批复、施工图审查备案等手续、未交纳规划保健费、人民防空异地建设费,未至民政局进行养老机构登记、备案。
该养老公寓于2016年10月9日投入使用,截至案发,床位总承载量约600个(其中,150个床位为老年医院床位,案发时已经建成,但相关设备尚未配置,未投入使用),案发时,公寓内入住养老会员229人。
案发后,经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湖南分所依据在案证据材料对爱之心公司的集资情况进行审计,主要结论为:2014年至2019年8月期间,爱之心公司发展客户5792人次,吸收资金8.11亿,退还本金2.04亿元,未退还本金6.06亿。其中未退还本金用于支付利息0.7亿元,工程款1.36亿元,对外投资净投入1.4亿元,员工提成、工资、费用等1.15亿元,运营及其他费用0.28亿元,有待查明去向的资金1.14亿元。
明明最多只有600个床位,为何会吸引来近6000人次的会员?
接受采访的老年人说,一是,他们在切实有养老需求的情况下,亲自去爱之心参观“眼见为实”,看到了爱之心“长沙最好”的养老条件。其次是干罗佳等人给他们洗脑,“国家提倡民间资本办养老,私人老板又没这么多钱,就从老人身上募一些,(好的养老机构)都是这么搞的。”
所以,很多老人们在接受了爱之心“营销团队”推出的方案:“入住长沙条件最好的养老院,交钱越多,床位费的折扣越大;如果暂时不住,交的床位费可以变成投资,获得10%左右的年利息”。
从重点工程到“犯罪大坑”
爱之心老年公寓描绘的美好前景,不仅让老年人相信,一度还取得了政府部门的认可。
在爱之心爆雷前三个月,2019年3月14日,爱之心老年公寓被列入湖南省发改委公布的96个“湖南省国家城企联动普惠养老服务专项行动储备项目”名单之列。
爱之心养老公寓的宣传墙上,到处都张贴着各种得到政府、政策支持的文件。如,爱之心老年公寓项目2010年获长沙市天心区发改局批复的文件;2016年11月,爱之心老年公寓取得长沙市城乡规划局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2017年7月,爱之心养老公寓获得天心区民政局的行政许可。2018年4月,爱之心公寓被列为天心区委、区政府下达的区2018年重大项目投资计划。
多份公开报道和图片也显示,天心区多位主管领导曾多次视察爱之心养老公寓,比如参加公寓二期工程奠基仪式等等。
爱之心养老公寓爆雷之后,天心区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曾否认政府为爱之心“站台”:“这里有一个这么大的民企落户,作为主管民政工作的负责人,过来视察是正当履职”“他来是支持养老事业,并不代表对非法集资行为的支持”“列为政府重点工程,并不代表由政府来投资”。
不过,爱之心老年公寓从一开始向老人预售床位时起,就被贴上过“非法集资”的标签。
2016年7月,长沙电视台政法频道就曾以“长沙再现老年人投资黑洞”为题,披露了爱之心以年息1.3万元让老人预存11万元订床位。彼时爱之心公寓尚在建设。报道称,经记者沟通,爱之心退还了爆料人11万元钱款。当时,预订人数已超千人。
在该报道中,天心区金融办主任于意介绍,由于爱之心公寓所用土地为租赁的集体土地,租约只有15年,项目建设一直走走停停。区政府在积极帮助其完善手续的同时,已责令停止集资行为。
天心区法院爱之心案庭审披露,早在2014年8月28日,公安机关就对爱之心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正式立案侦查。
“五年来,立而不查,立而不处,直到2019年才开始查。”一位律师在为他的当事人进行无罪辩护时说。
这位由律师独立进行无罪辩护的被告人,一审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尽管此前他的律师称,其当事人“涉案金额仅15万元,平均每年赚3万,工作5年,平均每月不到3000,不算非法所得。”
最终,被指控非吸的83名被告人均被定罪判刑。
法庭在11月16日半个小时的宣判中强调,“侦查机关扣押的涉案财产,相关被告人在本院退缴的违法所得,都将依法折价拍卖、变卖或者直接按比例退发还给受害人。”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