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得物上的东西是正品吗? 起底“得物”的球鞋江湖

近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对9家电商直播平台销售的服装、鞋、配饰等6类商品进行抽检,不合格率最高的是“得物”电商平台,抽样不合格率达50%。
随后,得物APP回应称两款问题商品系标识标注方式不符合最新规定,已先行下架商品,后续将加强平台对商家的管理。
事实上,此前得物已被央媒点名多次,涉及商品假冒伪劣、鉴定费等问题,特别是去年一双李宁牌篮球鞋在其平台售卖价达到4万9千元,超发售价30多倍,更是直接被批上热搜。
据了解,得物APP是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购社区,为了实现破圈,改变其“炒鞋平台”的印象,近年来得物向潮玩领域全品类布局延伸。
但转型并非易事,一方面,得物牵涉的潮玩品类,很容易被贴上“炒作”标签,前不久网友们疯抢的玲娜贝儿圣诞限定款钥匙圈,就曾在得物APP中卖出1409元的高价;另一方面,拓宽品类更需要平台监管同步跟上,而从得物屡陷“质量门”的过往经历来看,更是一个挑战。

通过“得物”平台购买的商品
涨幅超10倍被指“炒鞋帮凶”
去年4月6日,得物APP因为一则声明登上热搜。
起因是三天前,有媒体报道得物APP上一款李宁球鞋售价居然高达48889元,较1499元的参考发售价,上涨了33倍。另外还有两款国产球鞋涨幅超过10倍,近20款球鞋涨幅异常。
这一现象引来了官媒发声,新华社直接把矛头指向了“打着真假鉴定旗号的少数互联网平台”,指责平台在炒鞋问题上“推波助澜”。
被不点名批评的得物APP赶紧发布了一则声明,表示针对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已进行下架处理,并对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但是,这则声明没有帮得物摆脱“炒鞋帮凶”的嫌疑,甚至遭到了网友的一致嘲讽。
声明中,得物用一句“价格均为平台卖家个人所设定”把自己从高价球鞋的质疑中摘出来,并把锅甩给了平台卖家。
但实际上,在平台不做任何监控,给予个人卖家所谓的“定价自由”的机制下,会放任卖家随意定价,就像是“房间里的大象”,平台、买卖双方都看破不说破罢了。
得物平台上一款鞋的购买链接背后是无数个同时活跃的卖家。卖家自己决定价格、提交订单后,平台会识别出最低的价格给消费者。价格最低的卖出去之后显示下一双,如果中间有更便宜的货源进来,那么最低价格也会被刷新。据悉,这就是为什么得物的交易记录里,价格总是在实时变化。
高不合格率背后的检验标准
2015年,虎扑联合创始人杨冰创立了得物前身——“毒”,这本是一款以球鞋鉴定为核心,为用户提供球鞋文化和潮流资讯的平台,但在用户规模逐渐攀升后,“毒”拓展了撮合交易业务。
得物销售商品的模式,主要有商家销售和个人卖家闲置出售两种。得物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所有在平台出售的商品都会经过其查验和鉴别,确保是全新未使用的才会发出。
为了解决球鞋市场假货泛滥的难题,毒采用“先鉴别,后发货”的交易模式,其还有一套专属于自己的鉴定标准,即防伪四件套:得物鉴别证书、认证鞋扣、包装盒和胶带,同时拥有四件套的商品被称为“过毒”,也即鉴定为真。
打出“真鞋”标签的同时,得物也从中赚得盆满钵满。2019年4月A轮融资后,得物估值一度超10亿美元。
但球鞋鉴定师,始终是门“玄学”。有熟悉球鞋鉴定的行业人士称,可以从鞋盒看起,接着看鞋标、鞋垫的反面、鞋里的走线等情况,其中涉及很多专业知识。“我碰到的最厉害的球鞋鉴定师,拿过鞋来一闻味道,就知道鞋的真伪。”
“现在仍然没有100%靠谱的鉴定标准,只是在耐克、阿迪等运动品牌没有做出完美防伪解决方案的情况下,鉴定鞋款是球鞋市场目前公认的可靠度最高的判断真假的方式。”有鉴定师曾透露。
在此背景下,得物已经出现了多次“翻车”的局面。
2020年6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指出,监测期内,共收集“得物APP”有关负面信息8735条,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如有消费者反馈称,在得物APP买到右脚鞋头歪的瑕疵鞋,其因此质疑得物的鉴定水平。
还有球鞋卖家从得物官网买到鞋后又从得物出售,最终竟然显示鉴定无法通过。
有意思的是,即便是得物创始人建立的虎扑社区,也充斥着大量对得物APP的投诉。
也正是屡屡出现的质量问题,一方面得物陷入大量投诉纠纷,另一方面陷入大量法律纠纷,记者仅通过企查查就了解到得物有100余件法律纠纷。
手续费外还需查验费
打出“真鞋”标签的同时,得物也从中赚得盆满钵盈。据了解,得物每卖出一双鞋,就会在中间抽取技术服务费、转账手续费、查验费、鉴别费和包装服务费5项费用,且球鞋价格越高,抽成就越高。
济南市的一位球鞋收藏者罗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身为卖家,比如你以1509元的价格在得物上出售一双鞋,得物将收取你5%的手续费75.45元,各1%的转账手续费和售后无忧服务费15.09元,还有33元的服务费,这样算下来,卖家只能到手1370元,全部收入接近9%都被得物作为中间商收取掉,许多卖家确实苦不堪言。”
一方面是向卖家收取高额的手续费,另一方面是对买家的优惠力度大不如从前。
罗先生告诉记者,“前几年,得物的新人买家可以获得满1200-100的优惠券,日常得到一张满1000-60的优惠券也很正常。不过从去年开始,得物的优惠力度越来越小,现在正常情况下只能拿到一张满1000-20的优惠券。还有,过去在得物买东西,经常可以得到包邮券,现在也很难拿到包邮券了。”
记者就罗先生的言论求证了多名球鞋收藏者,得到了他们的一致认可。
至于得物为何较之前产生改变,罗先生认为,“前些年,类似得物的平台如NICE、嚯之类的,还有一些市场竞争力,近年来,随着这几家平台发展得不好,球鞋鉴定平台呈现出一家‘毒’大的局面,也正是因此,虽然得物对买卖双方的友好程度都不如过去,但因为庞大的用户基数及消费习惯,绝大多数球鞋玩家还是会在得物进行交易。”
罗先生表示,这种价格机制在普通款球鞋上作用不明显。但是一旦某款球鞋火了,价格就会一路上涨。得物所谓“平台不参与定价”,就是将定价权交给了鞋贩子,让平台成为了鞋贩子炒鞋的工具。
日前,记者就抽样不合格率达到50%,陷入100余起消费者纠纷以及手续费过高的问题致电得物,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随后,记者向得物公司发送一封邮件,截至发稿,该公司尚未回复。
(山东商报)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