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hotdog数字藏品骗局揭秘:HOTDOG频现数百倍数字藏品炒作

 近日,数字藏品平台hotdog升级了支付系统,接入钱包余额支付功能,第三方支付平台首信易已正式接入快捷支付。
HOTDOG原名AI潮流,其公司名为上海瓣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瓣鼎网络),成立于2018年,为一款涉及潮玩和鞋类的社交APP。
2022年2月,瓣鼎网络完成了工商变更,新增了拍卖业务、艺术品代理、和日用百货销售等。同期,HOTDOG在平台内部新增数字艺术板块,发行价从9.9元到59.9元不等。
蓝鲸财经发现,在平台自带的二级市场“流转中心”上,藏品出售地板价已达5000元,最高价格可达数万元。例如,一款发行价为59.9元的“暗帝烈师”藏品,在流转中心中,最低报价已达17500元,最高报价达38888元,已溢价数百倍。
据公开信息,此前HOTDOG支持云闪付和杉德快捷支付,据欧科链讯,此次更换支付渠道或因此前交易触及支付公司风控等原因,用户在HOTDOG下单之后无法完成支付且频频被锁单。
据天眼查App,首信易为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易智付科技)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据介绍,首信易始创于1998年,是中国首家实现跨银行跨地域提供多种银行卡在线交易的多功能网上支付服务平台,官网显示,其合作伙伴有苹果等多家海外企业。
首信易于2011年获发第三方支付业务许可,2014年获得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试点许可,2015 年获得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试点许可。
值得注意的是,据央行,易智付科技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已于2021年12月21日到期。在12月22日央行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公示信息(2021年12月第三批)》显示,易智付科技存在《中国人民银行行政许可实施办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决定中止对其《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申请的审查。
《中国人民银行行政许可实施办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在审查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作出中止审查的决定,并书面通知申请人,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规章另有规定的除外:
(一)申请人因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人民银行或者其他行政机关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对行政许可事项影响重大的;
(二)申请人被中国人民银行或者其他行政机关依法采取限制业务活动、责令停业整顿等监管措施,尚未解除的;
(三)申请人被中国人民银行或者其他行政机关接管,接管期限尚未届满的;
(四)对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规章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请求有关机关作出解释的;
(五)申请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且有正当理由的。

知情人士表示,HOTDOG开放数字藏品交易,有助于刺激用户交易炒作需求,加之平台内的黑产隐患,最终导致普通用户很难抢到首发名额,转战二级市场进行高溢价买卖交易。“二级市场交易活跃了,HOTDOG内的散户可能就会成为高位接盘手,一旦被套牢,只能认栽。”
普通用户参与数字藏品交易的方式,主要有抢购、抽签、撸空投三种。这三种方式的投资成本较低,只要能中签或抢到首发名额,就可以以原价购买数字藏品,然后再去二级市场以高价卖出,获取收益。
但黑产的出现,让普通用户可能沦为“韭菜”。HOTDOG目前提供的数字藏品发售方式为抽签,不少用户反映很难抽中,即使动用家庭成员的账号也无法抽到名额。业内人士认为,HOTDOG的数字藏品可能存在大规模黑产,这些黑产拥有大量打新账户,当黑产涌入数字藏品发售入口时,普通用户几乎没有机会中签。
“黑产以低价购入数字藏品后,在二级市场上高价卖出,接盘的普通用户就面临被收割的风险。”平台内的炒作需求越旺盛,黑产就越严重,而用户的权益就会受到侵害。产业科技了解到,当前存在大量对区块链、NFT缺乏了解的年轻人,参与数字藏品炒作,收益高者能以几千块的成本获得几万、几十万的利润。
不只是HOTDOG,在一些支持自由交易的数字藏品平台上,也存在黑产利用海量账号和外挂手段,抢购数字藏品。这些黑产组织,不仅在数藏首发时激起炒作氛围,而且在二级市场中不断抬高交易价格,致使用户无法以低价购买藏品,只能上调购买价格。
HOTDOG向数字藏品大跃进,或与平台对区块链认知不足相关,高管缺乏区块链基因。HOTDOG是一个潮流新零售平台,成立于2019年,主体为上海瓣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HOTDOG的CEO史明具有10年互联网产品经验,擅长的是打造产品和塑造品牌形象;COO周晶璇毕业于上海大学计算机系,拥有互联网美股上市公司运营及用户增长经验;CTO潘登科是上海大学通信学院博士,主要聚焦AI深度学习算法,训练鉴定模型检测真假球鞋。
从NFT到数字藏品,国内的数藏平台嗅到当前市场野蛮生长的机遇,以数字藏品名义变相开展NFT交易,并从中获得高额利润。尤其是在数字藏品监管规则尚未完善的间隙,部分数藏平台粗放经营,导致金融风险外溢。
此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中提到,不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变相违规设立交易场所。
即使NFT政策不断收紧,一些数藏平台为了赚快钱,仍会想方设法规避监管,诱导消费者进入炒作陷阱。这种以中心化作为运作逻辑的数字藏品商业模式,表面上确权在链上,实际上消费者不拥有对数字藏品的所有权,消费者处于交易杠杆下的弱势一方。
一本万利的复制售卖过后,数字藏品可能一地鸡毛。
【文章来源:蓝鲸财经,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特此鸣谢!】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