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吸引力公司是传销的吗?杨涛鸣是真的厉害吗?“成功学大师”起诉李旭反传防骗团队:要求删除“洗脑”文章

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
5月20日,“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在微信公众号发推文《我们被“成功学”大师杨涛鸣吸引力公司起诉了》。
5月21日,李旭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邪不压正,我们长期从事反传销防骗宣传,被曝光企业起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也有同类型的几个上诉,都被法院驳回。我们正在搜集材料积极应诉,有把握胜诉的可能性很大。”
5月22日,吸引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伟玉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起诉属实,具体起诉情况要问杨涛鸣老师的助理。”
反传销文章被起诉:
文内称精神传销危害大,有网友被洗脑
5月21日,上游新闻记者联系上李旭,他告诉记者:“4月25日,我们根据网友反馈信息,发布了《精神传销危害大,网友陷入中谷道传销,又被杨涛鸣“洗脑”》文章,5月17日,我接到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的电话,在确认相关信息后,法院发来民事起诉状和应诉(举证)通知书。”
记者从民事起诉状上看到,原告为浙江吸引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吸引力公司),被告分别是“北京思路通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微信公众号认证主体,记者注)和李旭。
吸引力公司起诉称:“4月25日以来,被告以名为‘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或‘李旭反传销’的账号在腾讯、百度、搜狐、知乎等多个平台发布标题为《精神传销危害大,网友陷入中谷道传销,又被杨涛鸣“洗脑”》的文章,故意捏造事实,严重降低了原告公司以及原告公司旗下杨涛鸣及其系列课程的社会评价,损害了原告公司的名誉权。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贵院起诉。”在“诉讼请求”一栏,上游新闻记者记者看到,吸引力公司提出4项请求:
1、全面删除其发布的侵害原告名誉权的文章;
2、在上述网络平台连续十日发布道歉声明,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3、向原告赔偿10万元;
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等费用。
据上游新闻记者了解,“李旭反传防骗团队”负责人李旭长期从事反传防骗宣传活动。去年12月24日,“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微信公众号发布某明星企业涉传的文章后,引发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明星夫妇也因此陷入舆论漩涡。
原告公司主打职业培训:
前身为文传公司,主推“杨涛鸣”系列课程
吸引力公司的起诉状称,“公司长期致力于为广大客户提供各行业类培训,拥有多元化、多层次的服务体系及培训产品。2019年11月16日,原告受让名为‘杨涛鸣’‘吸引力杨涛鸣’等注册商标,杨涛鸣及其系列课程系原告公司主推的商务品牌与重要课程,经过多年经营,在市场上取得了一定知名度。原告为此付出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天眼查App显示,吸引力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18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资本613.3万元,注册地址在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同济路169号16-1-33室,张伟玉任法定代表人和公司执行董事、经理,持股10%,田文兰任公司监事持股90%。
上游新闻记者从国家工商总局商标综合查询到,起诉状中提及的“杨涛鸣”“吸引力杨涛鸣”商标于2015年5月8日注册,申请人为“宁波市吸引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宁波吸引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曾用名宁波市鄞州涡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12年12月18日成立,张伟玉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占股7%,田文兰出任监事占股93%,公司在2019年1月17日注销。
%title插图%num
杨涛鸣商标申请人为宁波市吸引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李旭对此表示:“该公司实控人就是杨涛鸣,我们在已经注销的宁波吸引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官方简介里发现了杨涛鸣的身影。公司官方简介说,宁波市吸引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杨涛鸣创立的一家教育培训公司,总部设在宁波,综合实力名列前茅。这家公司却于2019年1月17日注销,次日即成立了吸引力公司。”
吸引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伟玉也于今(22)日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起诉属实,具体起诉情况要问杨涛鸣老师的助理。”
“被洗脑”者家属发声:
老公深陷传销,家庭支离破碎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吸引力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2021年5月19日,被宁波市江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微博昵称“杨涛鸣”的橙V认证显示为:“吸引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涛鸣”。
对于这场即将到来的诉讼,李旭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我们长期从事反传销防骗宣传,被曝光企业起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也有同类型的几个上诉,都被法院驳回。应诉通知书规定15日内向法院提交答辩状,目前我们正在收集材料积极应诉,文章《精神传销危害大,网友陷入中谷道传销,又被杨涛鸣“洗脑”》中提到的受害者妻子也在积极配合我们,有把握胜诉的可能性很大。”
重庆执业律师聂炜昌就此案分析说:“被告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法院将根据原告确有的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5月21日下午,《精神传销危害大,网友陷入中谷道传销,又被杨涛鸣“洗脑”》中提到被“洗脑”者的妻子刘女士也接受了上游新闻记者采访。
她说:“我以前跟李旭老师并不认识,我是通过TST那个事情,才找到李旭老师,他也没收我一分钱,他只是在帮我这个没地方伸冤的人。”
谈到她的老公(记者注:即文中被“洗脑”者),刘女士表示:“去年的这个时候回家来,我就觉得他像是神经病一样,我通过(尝试)很多方法,都没能把深陷在里面的老公拉出来,家庭已经搞得支离破碎了,现在唯一的希望是,他不要助纣为虐,帮那些人去骗人。”
%title插图%num
刘女士接受上游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截图
对吸引力公司突如其来起诉李旭一事,刘女士表示:“感到很突然,我觉得有点贼喊捉贼。”
[此文来源:上游新闻,版权说明:以上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

重要
通知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