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小音咖最新消息:号称有国企“背书”,知名教培机构被曝跑路!百万粉丝大V深夜维权:上万家庭几亿资金,被“创业天才卷走!!!

昨日深夜(6月23日),百万粉丝大V“王左中右”在其个人社交平台发文控诉维权。控诉长文显示,虽然他只在小音咖买了2万多块的课,但其他更多家长预交的学费少则上万,多则几十万,很多才上了几节课,便遇到 小音咖爆雷 。

6月13日,小音咖在其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致小音咖家长和老师的一封信》,声称因疫情影响资金紧张、运营困难,且目前未接到上级的复工通知,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活动。实际上,上海疫情之初,小音咖已停止线下课,也未坚持开设线上课。且早在3月已有小音咖兼职老师被欠薪的传闻。

公开资料显示,小音咖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4岁-12岁少儿提供音乐辅导服务。门店集中在上海和广州, 据悉,其在上海已开设28家门店,目前均处于关闭状态。

和绿光、精锐课堂等先后爆雷的学科类教培机构不同的是,小音咖是首家爆雷的大型素质教育培训机构。小音咖曾对外宣称有国资背景和背书、课时费由银行监管,以此获取家长信任,但最终家长发现,这些“安全垫”全是镜花水月。
%title插图%num
百万大V深夜控诉维权:
上万家庭被骗几亿

6月23日深夜,百万粉丝大V王左中右发文《我,还有上万个家庭,几亿血汗钱,被一个“创业天才”骗走了》,称音乐培训机构小音咖人去楼空,自己给孩子交了两万的学费,也只上了一半。此外,背后还有上万家长,加上拖欠老师和员工的费用,估算有6亿元之多。目前公司电话打不通,也把家长微信拉黑。

%title插图%num
王左中右称自己选择爆料此事,“因为涉及家庭太多,涉及金额太大,更是因为乔月猛(小音咖实际控制人)带领小音咖无所不用其极、通过坑蒙拐骗的方式玩弄欺诈家长,这样的无良与无耻,实在让我出离愤怒。”

他指出乔月猛和小音咖有“三大骗”。其一,小音咖在宣传时称公司与上海银行(601229)签订了资金监管账户的合作协议。但上海银行表示,这仅仅是个框架协议,是个合作意向,根本没有落地。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其二,小音咖称有政府补贴、疫苗补贴,甚至还有医护人员专项补贴,怂恿家长一次性买入大量课程。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其三,小音咖称公司为市团委旗下国企,为自己背书。而这个叫做上海青年实业的公司,是上海市国资委旗下的一个投资公司,认缴出资6万块,拥有小音咖2%的股份。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王左中右称写这篇文章就是希望能够有一点影响力,把家长的钱要回来。即使要不回来也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严查小音咖的资金流向和是否存在欺诈。最差也能让大家记住“乔月猛”这个名字,提醒普通人和投资人都离他远点。

自称“上海音乐辅导界翘楚”

公开信息显示,小音咖集团创立于2015年,专注于为4-16岁少儿提供音乐艺术辅导。

%title插图%num

小音咖的运营商为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艺齐来”),创立之初为小音咖创始人李艾的独资公司。

%title插图%num

小音咖现在的实控人乔月猛也是当初小音咖的天使投资人,乔月猛曾是IMO云办公室的创始人,2018年开始,其开始担任小音咖的董事长,但从股权变更信息来看,乔月猛直到2019年9月才通过上海音博文化传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控制了小音咖。

据澎湃新闻报道,从记者可查到的数据看,在乔月猛进入后,小音咖高速发展,2020年营收达2.6亿元,疫情下同比涨幅仍超200%。

此前, 小音咖曾获沪江数百万元Pre-A轮融资,其天使轮融资更是由沪江的创始人兼CEO伏彩瑞、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东方财富董事长其实、大众点评网联合创始人龙伟以及金杜律师事务所中国管委会主席张毅一起出资。

另外,小编注意到,小音咖宣称其拥有“国资背景”, 是上海国际少儿艺术大典战略合作伙伴及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会员单位等。启信宝显示,小音咖所属的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19年9月获上海青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注资6.6526万元,持股比例约合2.17%。据股权穿透图,后者实际控制人为上海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
%title插图%num

6月13日,小音咖创始人李艾在官方公众号发布《致小音咖家长和老师的一封信》,坦承资金紧张、运营困难,并制定了“纾困计划”。

李艾在公开信中表示,小音咖确实遇到了困难,一方面,由于外部环境的不可控,加之内部对环境变化的预计不足,小音咖目前资金紧张、运营困难;另一方面,为响应防疫工作安排,在尚未接到上级主管部门允许复工的通知的情况下,小音咖确实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活动。李艾还对媒体称,小音咖正在积极解决困难,针对所拖欠的薪资,小音咖已制定分期支付方案,分批兑付。同时,小音咖也将继续为家长和学员们提供线上的服务。

同时,小音咖承诺“尽力保障愿意接受复课且新增耗课老师的课酬先以打折的方式支付,剩余部分分期进行支付”,“参与纾困计划的老师,针对其历史未发放的课酬,制定分期支付方案,分批兑付”,同时呼吁家长“暂缓退费”。

%title插图%num

显而易见的是,这一计划,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都不买账。据新闻晨报报道, 6月15日,部分学生家长集体到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报案。但据家长代表反馈, 经侦对此事尚未定性,各区经侦大队都已收到相应的反映。目前还在收集材料,处于了解情况阶段。

就在这封信发布不久,广州小音咖音乐中心通过官方公众号宣布,自6月13日起将暂停广州校区全部课程,对于后续安排,表示“资金筹措完成后争取继续开展广州校区的业务”。

%title插图%num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6月15日记者走访发现,位于广州体育西路的小音咖已是大门紧闭。

%title插图%num

拖欠老师工资,学员家长维权
有家长缴费5万,课时被清零

据证券日报,6月16日,购买了小音咖课程的王先生一早就赶去派出所报案,要求小音咖退还2.1万元课程费用。派出所接待人员表示,在此之前已有五六百人报过案了。“接待人员说, 不少人付费高达10万元,2.1万元算是小数目了。”王先生向记者表示。王先生在去年8月份为钢琴一对一上门辅导课程付费,交给小音咖的运营公司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直到今年2月份,孩子还在正常上课。

另据新闻晨报报道,2021年8月,家住普陀区的钱女士为孩子在小音咖报名了180节一对一钢琴课,小音咖还送了140节“赠课”。合同显示,钱女士支付了50400元。

%title插图%num

钱女士说,小音咖所宣传的理念是,通过平台的对接,让孩子在家门口就可以就近找老师上课。一开始,孩子都是通过小音咖的“班主任”约课,然后到老师的工作室上课,也有老师可以上门服务。后来,小音咖在钱女士家附近的普陀区巴黎春天开了校区,孩子便到校区上课。

钱女士回忆,在这次疫情前,孩子还在正常上课,疫情期间,不能进行线下一对一课程了,家长也都表示理解。

“直到6月1日后,我联系到了老师,才知道他们3月份开始,就没拿到工资,老师也维权无门,也没法上课了。”

钱女士向家长们一打听,才发现小音咖的十几个校区至今都是大门紧闭状态,位于博荟广场的总部办公室也无人办公。这几天,让大家更加担忧的是, 原本在小音咖App上显示的剩余课时,现在全被清零了。

长时间联系不上小音咖的家长们,把希望寄托于“答疑热线”,可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6月15日,小音咖微信公众号发布了4条教师服务热线和7条学员服务热线。可是,家长们一遍遍拨打后,却发现这些热线电话不是处于关机状态,就是提示正忙。家长们又尝试添加热线的微信,谁知,对方只是机械性地回复称,小音咖已经启动“纾困计划”,方案会在(6月)17日公布。随后,许多还想进一步咨询的家长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title插图%num

上述王先生还称:“老师已经几个月没有拿到工资了,也是受害者,没法给出解决方案。”

%title插图%num

据小音咖老师提供给记者的聊天截图,相关中层在班主任群中提到,“目前小音咖上海只保留全职老师30人,其余人员全部辞退。关于大家的薪资问题,公司给出的说法是,目前没钱,先给大家打欠条。”

%title插图%num

微信聊天截图(受访者提供)

截至6月24日发稿,必投诉平台已有2501人参与投诉,涉及金额9524.85万元。

%title插图%num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