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各种骗局!
曝光各种传销骗局!

陆羽茶交所2022最新消息:巨额罚单下 陆羽茶交中心部分茶商呼吁尽快解冻账户

中国网财经9月9日讯(记者 曹中原)近日,因认为巨额处罚有失公允,武汉陆羽国际茶业交易中心起诉了张家界市永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张家界市永定区人民政府。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该平台的运营实际处于停滞状态,停滞前该平台曾有数以十万计的茶商进行交易,那平台现状如何?茶商近况如何?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了来自全国各地包括部分茶商在内的利益相关方,试图还原这场风波的缘起。
监管方、交易中心各执一词
公开信息显示,2021年9月28日,永定区市场监管局依据相关举报,对陆羽公司进行立案调查;10月19日,对其进行物证检验,同时冻结其在江西省联交运登记结算中心有限公司的存管资金2.8亿元;2022年5月11日,张家界永定区举办听证会,陆羽公司派代表参加;5月16日,《行政处罚决定书》下达,罚没6.8亿元;6月1日,陆羽公司提交复议申请;6月29日,《行政复议决定书》下达,维持原判;7月13日,陆羽公司向慈利县人民法院提交对永定区市场监管局和永定区政府的行政起诉。
对相关情况,记者多次致电永定区相关部门,截至发稿,均未形成有效采访。但经多途径检索,记者从永定区市场监管局8月的一份答辩材料中了解到部分内容。永定区市场监管局表示,张家界市永定区是传销违法行为发生地之一,永定区市场监管局具有管辖权;同时其也是最先立案查处的市场监管机关。
对陆羽公司行为,永定区市场监管局表示,属于传销违法行为,陆羽公司在湖南开展虚拟茶叶电子仓单交易从2019年9月2日开始,设置经销商级别和晋升条件、特价仓单配售奖励制度。会员通过入金购买一定数量的零售仓单,身份由消费者转为经销商,取得加入或发展他人的资格,然后将特价仓单以零售仓单价卖给新加入的经销商获利,组织架构和获利形式符合传销构成条件。
对违法所得的金额,永定区市场监管局表示,陆羽的平台是闭环交易,入金出金均来源于会员交纳费用,其茶叶电子仓单交易过程不产生价值,会员奖励的特价仓单以零售价卖给后加入会员,特价仓单交易所产生的利润源于会员交纳的费用,属于资金盘。
面对永定区市场监管局的处罚,陆羽公司拒绝接受,并委托律所进行了起诉。同时对数条指控进行了反驳。
陆羽公司表示,平台不涉及传销,不是“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的“拉人头”式传销,平台对会员是否发展人员无强制要求,是否发展人员不影响其在平台交易,同时,平台对会员推荐行为并无计酬或返利,给予的特价单只是一种未来交易的优惠,并非对其推荐人员购物所产生利益的再分配;而且会员无“入门费”,交易前存入的资金是购物资金,不属于平台,为会员自己所有,购买茶叶的会员也可申请退货退款;交易主体间不构成传销的层级关系,会员只有两级关系;并且武汉陆羽APP是现货交易平台,以实物商品为标的进行仓单交易,不是虚拟交易。
对于冻结资金,陆羽公司解释称,2.8亿元交易资金的所有权属于会员,不属于陆羽公司,交易资金的管理是第三方江西省联交运登记结算中心有限公司,所有在平台交易的资金均进入江西联交运在上海银行设立的专门账户,由江西联交运结算和资金划转。会员可自由选择购买茶叶或转出资金,这一点也与传销有着本质差异。因为一般在传销模式下,会员缴纳的所谓“人头费”或购买“产品”的费用无法退回,所有权也发生转移,不归会员所有。
对于处罚资金,陆羽公司表示,6.8亿是交易流水不是交易收入,全部罚没,不符合事实,于法无据。陆羽公司系金融牌照类的交易所平台,交易所仅收取千分之三手续费,所涉收入不足200万元,永定区市场监管局对经营收入认定严重夸大。
目前,除积极上诉外,陆羽公司已准备相关材料向市场监管总局进行反映。
陆羽公司还表示,其与案涉的张家界陆羽、桑植陆羽的违法行为无关,永定区市场监管局违反了一事不再罚原则。陆羽公司还透露,此次处罚,永定区市场监管局急于“盖棺定论”,有以“罚款”为名行“创收”之实的嫌疑。
近年来,因疫情和经济下行等因素,地方财政吃紧,以罚代管、过度处罚的问题逐渐突出。数据显示,多地罚没收入增长明显,全国111个地级市公布的2021年罚没收入数据中,有80个城市罚没收入呈上升态势,占比超72%,其中,有15个城市罚没收入同比增长超100%。对此,国务院办公厅8月17日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行政裁量权基准制定和管理工作的意见》,指出要严格禁止以罚款进行创收。
经销商:不认可处罚,希望早日解冻
该诉讼事件中,处于舆论中心的地方监管部门和陆羽公司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焦点,而被指参与传销、处于经营末端且实际拥有2.8亿元冻结资金的经销商,却被很多人忽视了。
记者通过电话分别联系了来自湖南、湖北、浙江、河南、上海的数名经销商。据了解,这些人中,有很早便从事茶叶行业的,也有从事进出口贸易的;有刚工作不久的,也有临近退休的;有加入三年多的,也有加入刚半年的;有被冻结几千元的,也有被冻结几万元的;有被邀请的,也有邀请别人的,可谓形形色色。大家对陆羽公司遭受的严厉处罚,大都表示不理解。
河南的经销商兰先生表示,其此前是实体店销售茶叶的,但现阶段,线下生意不好做,拓客也非常艰难,在2019年通过朋友接触到陆羽公司,觉得平台模式比线下卖茶叶方便很多,且客户也多。“陆羽公司一直以来是在帮助茶企和茶农销售茶叶。”他向记者表示,“它是互联网中的一种创新和升级,入门也没有门槛。”对于陆羽公司是否涉及传销,兰先生说:“一万多的费用是货款,可以进任意数字的货。对于利润分成,严格意义上说,是厂家根据我的经销额度,分配的个人权益。一些经销商在宣传中说出不合理的内容,但那也是经销商个人行为”。
陆羽茶交所拿到的是湖北省合法合规的手续,我也是合法合规的注册进去卖货买货。”湖北的章先生举例称,“这就类似于交易市场,我要开店就要申请资格,进入后生意做的大,自然有价格不等的优惠。也不是拉人头,我去餐馆吃饭,我帮他推荐人,他给我打折,道理是一样的”。
章先生还表示,其之前是兼职,后来看好该事业,便专心做陆羽公司的经销商。但面对将近10个月的账户冻结,感觉自己失业了。“我现在五十多岁,如果之前不辞职,在原单位退休是没问题的,现在这边也失业了,这把年纪再去找工作也不好找,所以说我真是深恶痛绝。如果真违法了,或者我认知有问题,那我心服口服,但当我看到处罚理由,我觉得是处罚者不懂得现货交易的规则。”据了解,章先生的交易账户里目前还冻结着一万余元的现金。
同样来自湖北的唐先生,向记者表示,在进入之前,其是做母婴产品代理的,对陆羽公司进行了三个月的考察,并说服了身边对其进行劝解的朋友后,进入到陆羽茶交所。
“陆羽茶交所有实际货品,也有存储仓,可以帮忙保管货物,也可以帮忙直接发货,比之前做传统生意风险小、压力小,也不用囤货。”唐先生表示,其之前主要做云南的普洱茶,因为其有储存价值,而且陆羽茶交所也会给每款茶叶制定相应的标准,不光有安全检测数据,还可以溯源。销售不错,但现在是完全停掉了。“没冻结之前,我每天差不多可以卖出两百多单,当然行情不好时,也有没人买的情况”。
一直对茶文化有学习研究,2019年进入的许先生从另一个角度向记者讲述了他眼里的陆羽公司,“陆羽茶交所是开创性的,成长中间肯定会遇到挫折,因为机会和挑战是并存的。同时,从公正客观角度讲,陆羽茶交所做的事情是在帮助中国茶叶行业在去库存,消除茶叶过剩的状况。另外我去过很多茶产区,茶农们一辈子只会采茶、种茶,采完如何销售,如何找好渠道,如何不被骗,其实都很重要,陆羽公司所做的事情是在助力茶产业发展的”。
离风暴中心最近的,来自湖南长沙的牟先生向记者坦言,本次对陆羽公司的处罚事件,对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不仅是物质上,更多是是心理上。
“我去它总部考察了,看了它相关的资质,也在茶交所实际操作了,我不认为是违规的,只是把线下实体生意搬到了线上。现在被当传销冻结了,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认为我在搞传销,面子上过不去,在家也有点抬不起头。我不明白,明明自己做的是正经生意,就想让生活好一些,生意容易些,但是现在不光赔了钱,还要被别人议论。”牟先生表示,“希望事情能尽快解决,还我们一个清白。”
“对这个事情,身边的人都感到冤枉,而且投诉无门,我们本身就是普通老百姓,离湖南也远,不可能放下工作、生活,长途奔波去讨要说法。”浙江的杭女士同时向记者提出疑问,“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要冻结我们的账户?这些钱是我们存在账户可用资金里交易茶叶的,也不是陆羽公司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真是陆羽公司有问题,那湖南相关监管部门是在为茶商伸张冤屈吗?处罚的这部分钱会返还给参与的老百姓吗?”。
记者注意到,部分茶商也在积极寻求问题的解决,一些茶商向记者出具了向有关部门的实名诉求,诉求称,“所合作的陆羽茶交中心在市场的运营中,和我们每一位经销商都是在公开、透明、及时的进行交易。希望地方政府能早日解除其在江西省联交运登记结算中心未使用资金的冻结“。
鉴于该事件备受瞩目,本网记者将继续采访有关利益各方,并予以持续关注。
(文中人名均化名处理)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