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各种骗局!
曝光各种传销骗局!

【看点】李林退场,火币全球易主套现超100亿or转地下交易!

虚拟货币退出境内市场一年后,江湖上仍有它的“传说”。
暴涨暴跌的消息之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动作也备受关注。近期,作为国内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的Huobi Global(即“火币全球”)易主、公司创始人李林退出股东行列一事,再度将大众的目光聚焦在虚拟货币领域。
10月8日早间,火币全球交易所官网发布公告称,火币全球的控股股东和香港百域资本(About Capital)达成协议,后者成为火币全球的控股股东。随后,火币全球创始人李林在社交媒体发文道出“再见”。
对于火币全球易主一事,火币全球方面在10月9日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目前未被收购的资产将保持正常运营不受影响,中国大陆用户资产清退工作仍由前股东组成的工作组负责。交易完成后,新股东将不再使用中文“火币”品牌,并会对Huobi Global的国际品牌进行全面升级,制定打造全新的全球品牌计划。
一年前,国内监管对虚拟货币交易再度落下重锤,包括火币全球在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纷纷踏上“出海”征程,也面临着“水土不服”的窘境。与此同时,在监管、银行的多重围追堵截下,也仍有机构违规面向境内用户提供服务。
一边是大刀阔斧的易主退出,一边是转向更为隐秘的地下交易,境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又将何去何从?
李林退场 火币全球易主
易主、更名……纷纷扰扰的消息中,火币全球股东变更的“靴子”落了地。
根据火币全球交易所官网发布的公告,火币全球控股股东完成了股权出售。火币全球的控股股东和香港百域资本达成协议,将向后者出售其所有股权。交易完成后,百域资本成为火币全球的控股股东,交易只是对公司股东构成有变动,不影响火币的核心运营和业务管理团队。
%title插图%num

几乎是同一时间,李林也就此发声。有接近火币全球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李林发文称:“就在刚才,完成了Huobi Global的股权转让和资产交割事宜……我不再是Huobi Global的股东,也不直接或者间接拥有Huobi Global的任何权限。”
%title插图%num
随着“李林发文”“李林被拉入火币全球离职用户交流群”等消息不断溢出,火币全球易主的消息进一步发酵,引发更多讨论。
公开信息显示,火币集团创立于2013年,Huobi Global是火币集团旗下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即火币全球。2018年8月,火币集团收购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01611.HK),后更名为火币科技。而百域资本创建于2008年,是香港持牌基金管理公司
对于李林的退场,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已有预期。李林有意转让公司股权的消息此前便时有传出。就在2022年8月,还有海外媒体报道称李林寻求以30亿美元的估值出售其所持股份。次月,火币科技发布公告称,计划将公司中文名称“火币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新火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对应英文名称也一并更换。
北京数字货币研究中心主任、数字人民币产业联盟秘书长江晶晶指出,火币全球的股东变更是经过长期战略布局之后的结果。近年来,火币科技有意淡化“币”的概念,从公司更名、主营业务重心调整等方面已能看出端倪。目前,新股东更新为业务领域更全面、更具有国际资源的百域资本,也是顺应了火币全球的战略规划方向,为其未来发展增加了新的动能。
针对公司控股股东变更的相关事宜,10月9日,火币全球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目前已完成股权和业务的正式交割,未被收购的资产将保持正常运营不受影响。当前尚未确定公司是否会更名,但新股东将不再使用中文“火币”品牌,并会对Huobi Global的国际品牌进行全面升级,包括成立全球战略顾问委员会、注入充足的保证金和风险准备金资金等。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火币全球在转股完成公告中也再次提醒,公司已于2021年末清退大陆用户,还有剩余资产的中国大陆用户尽快提取资产。火币全球方面回应指出,当前还有小部分用户资产没有提走,该部分客户资产不在本次交易范围内。对于已经被清退但账户还有资产的中国大陆用户,由前股东组成的工作组负责这部分资产的安全和提币工作,并继续完成中国大陆用户的清退工作。
向左向右 交易所的不同选择
深究李林转让股份的原因,业内分析多指向最新一轮监管动态。
2021年9月,国务院、央行等多个部门共同印发《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叫停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并直言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title插图%num
此后,火币全球宣布彻底清退中国大陆用户,交易所相关业务全面转向海外。“在规定的期限内,火币全球的业务全部搬到了国外,大陆地区用户资产也已经进行了清退并限制交易。因此李林转让股权并不能单纯地理解为规避监管风险,更多地应该是出于个人与公司的发展规划考虑。”火币全球前员工张遥(化名)表示。
张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2017年的监管风暴后,国内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纷纷将目光瞄准了海外,但境内客群也是重要的一部分。直至2021年,交易所不在境内展业有了更明确的规定,火币全球也在遵照要求清退中国境内用户。而境外布局业务同样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包括本地团队搭建、契合当地监管要求和营商环境等,火币全球“出海”的实际效果与预期也存在较大差异。
“不同于其他几家头部交易所创始人长居海外,李林一直居住在国内。与其整日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海外业务,不如出手后安稳度日。新股东对于公司整体发展而言也能创造更多活力。李林或许仍会再创业,但一定不会和虚拟货币挂钩。”张遥评价称。
据张遥透露,本次交易转让的主要资产是交易所,当前主打区块链业务的火币中国业务也在寻找买家。如果没有合适的买方,后续可能会面临清算退出。对于这一情况,北京商报记者也向火币方面进行了求证,但未收到回复。
但火币全球也在回复中提到,在2021年底清退中国大陆市场后,Huobi Global全球化的发展道路上面临诸多挑战。李林认为Huobi Global急需更具国际资源和全球化视野的股东带领公司开启下一个征程。
而相较于壮士断腕的火币全球和李林,在业务是否全面退出境内的这一选择上,还有部分交易所将业务转向了隐蔽之处。2022年以来,北京商报记者多次报道揭露,仍有交易所顶风作案,违规向境内用户提供服务,其中甚至还有部分机构注册地、注册主体等关键信息都未对外披露。
国内原有的三家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中,欧易境内用户始终处于可正常使用的状态。10月8日,欧易遭北京朝阳法院“点名”。根据介绍,2022年3月,朝阳法院在审理一件比特币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时发现,一款名为“欧易”的网站及移动App在大陆范围内无需“翻墙”即可注册登录并进行交易,并表示“欧易交易平台”是全球前三的数字币交易平台。
随后,朝阳法院在案件审结后向相关部门递交线索,并发送司法建议。2022年9月,央行、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相继进行回复。
其中,央行提到,共计封堵10个虚拟货币交易所App下载地址、1个虚拟货币交易App及32个相关域名;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提到对全市227家涉嫌虚拟货币领域违规企业展开摸排与处置,下架13款涉虚拟货币交易App,管控25个涉嫌虚拟货币炒作热度关键词,同时,由北京银保监局指导辖内6家银行对2名疑似虚拟货币场外交易商的个人账户开展核查并采取限制账户非柜面交易、销户等管控措施……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也向欧易方面进行了了解,欧易方面回应称,OKX.com网站在中国大陆无法访问,平台同步暂停了针对中国大陆市场的推广和服务。苹果系统下,使用中国大陆账户ID无法下载官方App,安卓系统下,官方也未向国内应用市场提供安装程序。平台在App源头上尊重地区监管政策,会进行相应的隔离配合。
同时,欧易方面表示,无法查证通报中的“欧易”是否为官方App,如有相关线索可以提供给我方进一步核实。
10月9日,北京商报记者也在多个公开平台搜索发现,火币、欧易等关键词无法找到对应结果,此前关于虚拟货币交易行情解读的内容也大量减少,但仍有漏网之鱼。而一名币圈用户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当前无需“翻墙”,在境内也可以正常使用欧易旗下OKX App。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则直言,这一情况体现出虚拟货币的炒作活动在境内还没有完全根绝。既表明相关机构面临监管高压顶风作案,同时也反映有用户难以抵制投机诱惑参与其中。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也提出建议,要对于境外交易所跨境展业的问题及时拿出具体规制方案,同样加强监管力度。
殊途同归 境内展业终将绝迹
从公司创立到创始人出走,火币全球走过了9个年头,这九年也是虚拟货币在境内从乱象丛生走向规范治理的历程
而距离境内监管再度向虚拟货币领域落下重锤,才刚刚过去一年。这一年间,虚拟货币行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是比特币、以太坊等为主导的虚拟货币价格跳水,LUNA币归零等黑天鹅事件爆发;另一方面则是不少虚拟货币交易所卷入其中,失联、跑路、破产等消息频出……
对于张遥在采访中提到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海外展业难、部分机构在境内展业的现状,北京商报记者也向多位仍就职于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人员进行了解。“海外征途本来就是充满不确定性,很难。但是想要生存,必须要出去。”这是一名在虚拟货币交易所工作了六年之久的员工赵雪(化名)给出的答案。
在赵雪看来,国内当前依旧有大量用户开展炒币交易,对于隐匿提供服务的交易所而言,短期来看有需求即存在利润空间。但在长期的发展要求下,机构本身需要更适合的营商环境,国内严令禁止下,这类踩着红线进行交易行为不具备长期生命力。于普通用户而言,也面临更大的资金损失风险和叫停交易的不确定性。
“可以确定的是,即便是转向隐秘的地下交易,虚拟货币尤其是交易所在境内的生存空间也一定是越来越小的。可能现在还有部分机构抱着侥幸心理违规开展业务,吸引用户赚取佣金,但是在境内提供服务,终将是绝路。”张遥如是说道。
苏筱芮指出,虚拟货币对实体经济的价值还未展现,而缺乏明确交易监管规则的虚拟货币风险极高,卷款跑路事件频发,且具有很多投机性、炒作性。江晶晶也同样提到,当前虚拟货币市场仍需进一步规范。
从明令禁止到金融机构加强管控,对于境内虚拟货币的交易动态,监管原则始终是明确的。盘和林坦言,即便是点对点的隐秘交易,依然需要通过支付系统来交割对价,所以还是要从金融支付体系入手,利用大数据来寻找可疑交易。要切断虚拟货币和金融机构的联系,斩断支付渠道,避免虚拟货币交易通过正规金融渠道转移。
苏筱芮表示,从各类政策对比特币的“围堵”来看,炒作虚拟币既不符合主流风向,也会给自有资金带来极大的风险。建议境内用户认清形势,远离当下鱼龙混杂且存在政策风险的虚拟币市场。
江晶晶则进一步强调,违规参与虚拟货币交易涉及金融安全、信息安全以及多重操作风险。根据现行法律法规,用户不应以任何方式参与虚拟货币的投资和交易,而是应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和政策要求。相关企业应规范和规划科学的商业模式,不在境内违规展业。
【文章来源:资金盘排行榜 ,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特此鸣谢!】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