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各种骗局!
曝光各种传销骗局!

2022年张鹏,俞凌雄,赖彩云最新消息: 这些传销大佬,如今过的可好?

神盘缔造者张鹏



16年的时候,张鹏起盘任务帮,到17年的时候达到高潮,很多人在任务帮里赚到了钱,张鹏的人气也达到了顶峰。
随后任务帮虽然崩盘,但是张鹏打造神盘的名气却传了出去。
恰逢当时数字货币牛市开启,张鹏在研究之后觉得完全可以将资金盘的模式套上区块链的外衣进行收割,于是先后在境外操盘了很多项目,这里良心哥列举其中的一部分:全民集团、DCF、美生、天音短视频、亚交所、中东矿业等项目,最终都是以暴力收割落地。

因为还在不断的操盘项目,张鹏需要奢华的生活来维持自己的成功人设,但后期操盘的项目生命周期越来越短。身边人看到眼见张鹏日薄西山,同时觉得张鹏的思想观念已经落后于市场,不可能再造一个帮呗,也都树倒猢狲散,张鹏也使唤不动他们了。
张鹏在迪拜的生活逐步进入了一个死亡螺旋:

开支大于收入,只能吃老本。为了赚钱只能不断的操盘圈钱,同时还要维持自己的成功人设,这样才能鼓动下面人做市场。但是钱花出去了效果却收不回来,身边人只想着薅羊毛却很少去干市场,导致张鹏资金窟窿越来越大。
甚至最后一个项目中东矿业砸出去的钱连声响都没听到。因为几个月前涉及到一场刺杀案,张鹏在此之后选择了主动回国,目前关押在其老家监利县。

币圈蝗虫俞凌雄
俞凌雄年轻时性格开朗。他经常在校外和朋友们一起抽烟、喝酒、吹牛,打架。慢慢地 俞凌雄成为一群小混混的“老大哥”。
俞凌雄在学校表现不是很好。多年以后,当他与“弟子”谈论他的人生观时,他常说:“读书有什么用我没上过学,我也就只是高中毕业”但现实是,他没有上高中,而是初中毕业……
初中毕业后,俞凌雄开始在社会工作。没有技术和文化,他只能做一些低级的工作,如保安、仓库管理员、厨师和服务员。然而,俞凌雄的天性不讲求实际,他不想靠老老实实干活赚钱。%title插图%num
偶然的机会,酒店的服务员俞凌雄在上菜的时候和客人说了几句话。俞凌雄幽默的谈吐很快赢得了客人们的认可。这位客人很真诚地告诉他,你做服务业是不可能出人头地的,如果你去做业务员,一定会成为大事。正是这位客人的话,点醒了糊涂的俞凌雄。之后,俞凌雄毅然辞职。但是当他从老板那里拿到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忘了问顾客去哪里做业务员……
2000年,19岁的俞凌雄突然收到了一个很久没联系的老同学的邀请。同学介绍他来唐山做水产品销售,底薪是6000元/月,而且还有提成拿!这对于俞凌雄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欣喜不已的俞凌雄赶紧去了唐山。%title插图%num

来到唐山,俞凌雄找到了老同学,发现老同学说销售只是幌子。真实情况是,他被老同学骗进了传销,但这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以前无法想象的世界,在传销组织中,俞凌雄看到了其他的同龄人骗亲友进了入坑,并不断得到提拔,也收获了巨额的份额,这让俞凌雄十分兴奋。虽然金字塔骗局没能给他洗脑,但却让他相信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title插图%num

入伙后的第二天,俞凌雄拿起电话,开始邀请“顾客”。凭借其出色的“口才”,俞凌雄很快成为公司业绩第一人,给公司带来了惊人的800万元的收入。

赚取人生第一桶金的俞凌雄决定离开传销组织,开始思索实业。在调查了市场之后,他决定从女性身上赚钱,做一名化妆品代理商。
然而,由于产品管理不善,俞凌雄的化妆品生意并不好。三个月后,公司破产了。俞凌雄把所有未售出的化妆品作为工资发给了员工,然后在卖掉了最后一台空调后离开了。%title插图%num
在仔细反思这次失败的经历后,俞凌雄发现自己是最老练的还是吹牛技术,而且传销的经历也让他有了在交谈中煽情的习惯。他总是给人一种果断和令人信服的印象。俞凌雄意识到,虽然他在传销方面做得很成功,但根本不是他想要的。俞凌雄决定自己“包装”自己。2007年底,俞凌雄创办了上海汇业投资有限公司,立志打造中国创业教育生态圈,在三年内将公司打造成行业内成长最快的龙头企业。这就是他的庞氏骗局的开始。

创建“门派”
俞凌雄创立汇聚之后,他包装了自己的创业故事:19岁做业务员之后是大区经理 和销售经理;23岁成了中国百强企业总裁;24岁成为上市公司总裁,25岁管理3000人;2007年成立汇聚投资有限公司,身价百亿……%title插图%num
然而,吹嘘得越大,就越令人难以置信。很多人都不相信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拥有100亿资产的成功企业家。

2008年,俞凌雄决定进行内部改革。他把技巧和成功学结合起来,建造了一座金字塔。他把自己放在金字塔的顶端,金字塔下面是他的“门徒”。嫡传弟子培训费200万元,普通弟子收费60万元,入门弟子需要交费15万元。当你成为俞凌雄的弟子时,你可以代替师傅接待弟子,并保留一部分付给弟子的费用,也就是说,你可以得到佣金。
“门派”成立后,俞凌雄命令员工每天早上唱俞凌雄的《道商神曲》,跳“抓钱舞”,学院要大声对着自己的照片发誓,还要跪拜。在这种情况下,俞凌雄门派发展迅速。到2010年,公司拥有员工3800人,30多家直销公司,成为传销行业增长最快的公司。
俞凌雄曾在一次演讲中说:“我奋斗的过程太辛苦了,眼泪流光了,流出的最后一滴泪就是鳄鱼的眼泪”。
从2010年到2015年9月,俞凌雄领导捐赠了四所希望小学,而不是他宣传的40所。其中三个在青海省,一个在河北省。可能是俞凌雄认为建学校太贵了,所以在2015年9月,俞凌雄决定“改校名”,也就是说,学校没有捐钱进行建设,只是出钱给学校改了名。这是他捐赠的最后一所学校。%title插图%num
2014年9月,俞凌雄在广西卫视《第一书记》节目中多次表示,每年将向失学儿童捐款1000万元。自那以后,俞凌雄一直在用这个节目来宣传自己,每隔几天就会重新上传同样的视频片段。
2015年,俞凌雄的上海汇聚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浙商投资有限公司被列入企业异常名单,在国家政策的强力打压下,这两家公司经常被学员和内部员工起诉。
2016年初,由于公司内部纠纷不断,财务混乱,上海汇聚投资有限公司早已名存实亡。俞凌雄不得不带领原上海浙商投资有限公司的团队,重新组建道商学院和中柬商会。和往常一样,会员必须支付35万元的学费。%title插图%num
2017年9月,俞凌雄率中柬商业协会学员赴柬参观访问。他还偶然结识了柬埔寨首相洪森,并与他举行了会谈。俞凌雄头脑灵活,决定打造中柬“一带一路”企业家高峰论坛。同年,俞凌雄放弃中国国籍,移民柬埔寨。
然而,在柬埔寨,俞凌雄的模式很难实施,所以俞凌雄开始考虑做区块链。他们想要利用区块链这个热门行业,来获取成功。
2018年,俞凌雄正式进入区块链行业。自去年1月起,俞凌雄用半年时间推出了万象币、黄金币、菠菜币等虚拟数字货币,骗走了国内不明真相的人数百亿元。
币圈蝗虫这个称号,是在18年的时候币圈自媒体人给他起的,因为他当时发了很多空气币,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韭菜根本没活路,因此得名。不得不说,非常贴切。以至于现在很多人提到俞凌雄的时候,都还会想到这个词。
俞凌雄迅速的将自己的国籍变更为柬埔寨,并且定居在柬埔寨,利用遍布全国的徒弟渠道,发行了各种各样的数字货币:幸孕链、万象币、黄金币等,都是俞凌雄的杰作。大批韭菜深受其害,那些徒子徒孙也未能幸免。
近两年好像很少听到俞凌雄的消息了,实际上俞凌雄的近况,可以用凄惨来形容。
很多人以为俞凌雄搭上了柬埔寨政要的线,在南亚也是呼风唤雨。却不知在政要的眼里,俞凌雄只是一个赚钱的机器。
根据南亚方面线人汇报,近大半年俞凌雄一直在西港,出入于各个赌场之间,但他去赌场并非为了赌博。

你可以在赌场的贵宾室里,发现一个状若癫狂的男子,时而凄厉的哭泣,时而大声尖叫,时而疯狂大笑。
俞凌雄已经吸毒吸傻了,而他的资产,也被将军们压榨的所剩无几。
一代传销教父、昔日币圈蝗虫,竟落得如此下场。

拿督斯里赖彩云
如果提到俞凌雄,则绕不过赖彩云,因为两人之间有过合作——就是赖彩云的项目满星云。
满星云这个项目的前身,则是几个崩盘的项目,几大传销头子一合计,不如搞个资源整合,将他们都平移到满星云上,一来是可以转移兑付风险,二来则可以利用这波流量进行下一轮的收割。

说起赖彩云,则必须提到她之前的老板——宋密秋。
如果说宋密秋你不熟悉,那么这个名字你肯定听过:五行币张健。
没错,张健就是宋密秋在盘圈的化名,除去五行币之外,还操盘了云数贸这个大盘,随后被公安机关盯上,在16年的时候跑到了印尼。

境外期间,宋密秋还操盘了一系列项目,最终在17年被缉捕回国。
而赖彩云,就是他在境外时期对外的发声渠道和窗口,至于为什么是赖彩云而不是其他人,有人说他俩属于非常亲密的关系,你懂得。

可以说,宋密秋被缉捕回国后,赖彩云继承了他的流量遗产,何况在海外期间,赖彩云就操盘了云通讯。

因为接盘而发家,让赖彩云尝到了甜头。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赖彩云会选择再次接盘其他即将崩盘的大盘的原因之一。

不得不说赖彩云还是非常会包装自己的。比如花钱就能买到的拿督,被拿来当做营销工具,又比如什么发射火箭、喜提诺贝尔和平奖等听起来天荒夜谈一般的故事,也都是赖彩云团队包装出来的。

这些故事虽然离谱,但却很具有话题性,引得韭菜们疯狂加单。
而赖彩云的近况,也不是那么好过。%title插图%num因为涉嫌诈骗,赖彩云被马来西亚警方打击的很厉害,相当大一部分财产都被冻结,自己还背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目前赖彩云算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这窟窿也填不上,能过一天好日子算一天吧,毕竟以后的日子大部分也都不会怎么好过了。

结语
总结了一下盘圈币圈大佬们的作死人生。

他们都发迹于草莽,都没有什么文化水平,但就凭着脑子活络,更凭着胆大敢吹敢做,硬生生的让自己成为聚光灯下的那个人,成为了一时间风光无限的神话。

但德不配位必有灾殃,钱来得快去也也快。在享受过人生的高光时刻后,他们无一例外的滑向了人生的低估,并且这辈子都无法再重回巅峰。
就如井底之蛙一般,爬到了井边,看到了外边的世界之后,你还愿意回到井底再过那样的日子了吗?
所以张鹏一直会念叨:当年我做任务帮的时候……

人呐,总是那么贪心。

人呐,最是怕贪嗔痴。
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一次高光时刻,而他们却如痴人说梦一般,妄想自己能一直高光下去。
人生的结果,其实在他起念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韭菜们也不要总想着一夜暴富,其实到最后才会发现——平平淡淡才是真。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