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各种骗局!
曝光各种传销骗局!

企徒体育靠谱吗? “Q徒体育”站在“钢丝”上跳舞?

导读
“Q徒体育”站在“钢丝”上跳舞?

前几年的徒步热,催生出许多乘势而起的新品牌,“Q徒体育”就是其中一家。公开信息显示,这家2016年问世的徒步企业,多年来参赛人数持续数据造假,自称是徒步圈“第一品牌”的奇葩企业。
不过,野蛮生长的“Q徒体育”,在圈内外的口碑两极分化严重,成为该公司合伙人的,也有人看好其“联盟公司+事业合伙人、钻石合伙人、白金合伙人”三级代理商业模式,称其为代理模式新物种;也有人认为这种披着三级代理外衣的“圈层营销”,其实就是“拉人头传销”。事业合伙人合伙费用30万元,奖金50%(徒步众筹费用13999元的50%),钻石合伙人代理费10万元,奖金40%,白金合伙人代理费5万元,奖金30%,从其代理制度可有看到似曾相识的微商、直销等模式?
公司尽调室仔细梳理了“Q徒体育”成立以来的种种信息,去掉喧哗的口水与华丽的包装,逐步还原其问世以来从“T冶户外”借鸡生蛋,到与64位戈友徒步后自创徒步公司,与64位股东分裂,与众筹平台合伙人闹翻自创“T筹网”,再到用“中国新文旅产业共生跨界研讨会”对外融资无果、自估估值3亿元的发展过程,至于公司操盘者的种种经营手段,留待市场评说。
借鸡生蛋
贴牌运营
“我们要打造1360亿Q徒文旅产业。”——Z超,在中国新文旅产业共生跨界研讨会暨第十二届“千人Z戈壁”(3000人)城市合伙人私董会上如此说

%title插图%num

“Q徒体育”自2016年创办至今业务流水尚未过亿,试问这1360倍的流水或市盈率是如何计算的来,亦或者就是为了全国融资做的PPT画大饼蓝图?
且该司及关联公司今年官司不断,试问哪一家资本会愿意去投一家官司不断的公司,这也就只能用来糊弄民间不知资本运作的人而已。
%title插图%num
“Q徒体育”的问世,源于创始人“Z超”2015年的一次“T冶户外”徒步之行。这趟有一群玩社群人参与的徒步之旅,让这位游走于社群的“Z超”,发现了徒步市场的巨大商机。
在市场上调研一番后,“Z超”发现:传统的徒步业利益链条冗长,渠道商层层瓜分过半的利润空间,更重要的是,市面上流通的多数戈壁徒步没有相对统一的标准。利润丰厚,中间商盘剥厉害,缺乏统一标准…………这些发现让这位喜欢玩空手套白狼的社群人决心进入这个赛道创业。
2016年,“Z超”召集了64位参加徒步的徒友,每人投资1万元,“Q徒体育”借鸡生蛋
由此诞生,但在2018-2020年因“Z超”承诺的分红未兑现,且未给出任何财务报表,让这64个合伙人离开“Q徒体育”超过9成。
据64位中多个合伙人爆料“Z超”做为长期运营社群的人,但从未见到其身边有曾经的同学、老乡等老朋友或者故人出现,全部是“Z超”进入徒步之后的朋友圈,大家的离开都是因为“Z超”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你资源用尽后就一脚踹开,此处可脑补其对社交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
纵观“Z超”的历程你足以发现其为人处世的手段
2005年攀上某三线城市房地产商老总千金,“Z超”进入该房地产商公司工作,寄人篱下想着借助妻子的裙带关系飞黄腾达,但最终不了了之只好离婚收场。
2010年,离婚后的“Z超”迷茫的生活在重庆和三亚,其曾在某媒体采访时自述:“在重庆学习的有段时间,每天只做三件事:吃饭、睡觉、打坐;又去三亚休息了很长时间,那时每天只做两件事:吃饭、睡觉,晚上房间里睡,白天沙滩上睡。”
2012年受一个朋友的邀请到上海发展,从事互联网营销培训工作,但持续不到半年就离职。
2012年至2014年,是房地产基金私募信托最火的时候,“Z超”进入房地产基金就职,学成之后就开始跳槽自创并带走大量客户,此行为受到业内所声伐。
2014年,“Z超”成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2015年崩盘,“Z超”华丽转身离开,但同样失去了身边人所有的信任,最后,他选择了远离陆家嘴。“Z超”自述:当时离开金融行业后也不确定做些什么好,先是成了云圈联盟和同筹网。
2015年10月,“Z超”自述:参加了“T冶户外”茶马古道徒步之行那是我第一次徒步,感受非常好。
于是2016年春节后就马不停蹄筹备了第二次,依附在“T冶户外”带着108个人,开启了“Z超”的徒步生涯。
2016年在获取“T冶户外”的运营模式及商业模式后,再次开启其复制模式,完全复制“T冶户外”的模式开启“照抄模式”。
成立“Q徒体育”之前,“Z超”干了半辈子社群,创业属于典型的抄袭模式,业内称为“照抄模式”,但其执行能力完全是零开始。正因为如此,外界一直质疑“Q徒体育”赛事执行实力出处,怀疑其真实赛事执行能力。换句话说,不少人认为,“Q徒体育”实际上是靠外包赛事给敦煌当地地接社执行做到的贴牌运营,其自身并没有执行团队和执行能力。
有机构调查称,“2016年至2022年,“Q徒体育”的赛事执行能力全部来自其在敦煌市的合作者——Z途探索、新S州户外、F凡足迹户外、L图腾户外。Z途探索、新S州户外、F凡足迹户外、L图腾户外主要以敦煌当地徒步地接为主,其单场赛事最大执行能力不到1500人。
据有关行业媒体报道:2017年第一届“千人Z戈壁”因“Z超”从“T冶户外”出走自创徒步公司后的第一场大型活动,由“Z途探索”做为活动执行方、当时“Q徒体育”团队完全没有经验,因为路线不熟悉、保障不到位、执行没经验等综合原因、让参与活动人员走失到12点、中暑等等乱象丛生,最终成功走完大赛全程(108公里)的选手不超过300人,当时“Z超”举手无措,最终以“Q徒体育”创始人团队集体在庆功大典上下跪谢罪收场,此时“Q徒体育”面临信任及倒闭危机。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X沙州户外”“老板Y军、“F凡足迹户外”老板Z国凡、“L图腾户外”老板L旭光2018年与“Q徒体育”开始合作,随后,三家公司租借敦煌市不同规模的地接公司的帐篷给“Q徒体育”提供敦煌当地的地接服务,在敦煌所有的服务及保障等都有以上三家来完成服务,“Q徒体育”变成了一个只负责营销的户外公司,完全成为了一家贴牌生产的皮包公司。

从左至右:企徒体育创始人“Z超”、肆拾玖坊创始人张传宗、初心会创始人王挺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Q徒体育”联合近期被“L图研究”深度研究报告曝光的“S拾玖坊”及“C心会”发起成立“新物种共生联盟”,这个旨在整合社群资源的共享组织,第二年也不了了之。
%title插图%num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Q徒体育”声势浩大的万里长征项目从一开始“Z超”喊着100万人长征行,但还没开始就草草收场结束了。
公开信息显示,“Q徒体育”“千人Z戈壁”活动号称拥有1万多会员,每场赛事都是千人规模,但据调查“千人Z戈壁”目前实际会员不足8000人,每一场参赛人数都数据造假,特别明显的是第五届“千人Z戈壁”,实际参赛人数只有200来人,但虚报为1000人,就连号称3000人的第三届“千人Z戈壁”实际参赛人数也才1500多人,“Z超”彻头彻尾就是一路贯彻他过往的弄虚作假、照抄模式营商,试问这样不诚实的人经营企业能秉承正道在做吗?
“Z超”曾被人质疑,说企徒体育通过诱导分享,是户外活动版的拼多多,是微信“病毒”。
自2018年开始“Z超”在各种大会上夸下海口:未来5年,带领100万人去户外,但时至今日,“Q徒体育”只累计了1万不到的客户走向户外,至今已过去4年了,剩下1年如何实现99万人走向户外呢?这就是一个到处画大饼的忽悠营销行为,
社群营销拉人头不退款纠纷不断
涉嫌“收款不退的霸王条款”?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对于“Q徒体育”的社群营销,外界非议不少。一位反传销多年的人士称,从“Q徒体育”的众筹模式来看,满足“入门费”和“拉人头”两个条件,还包括传销的第三条件:联盟公司“团队计酬”,即通过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来给上线计酬或者返利。“不管打着什么旗号,穿着何种马甲,同时具备这三个特征就涉嫌传销。”
有媒体报道称,一位“Q徒体育”合伙人称,平台根据缴费拿名额的多少设定分红比例,也就是说缴费拿名额越多分红比例越高,上级可以分下级的缴费拿名额提成。如果属实,那么,“Q徒体育”的营销模式就具备了传销的全部三个特征。
外界对“Q徒体育”的质疑主要集中在8点:
一是赛事常年参赛人数数据造假;
二是实际销售金额造假的税务风险;
三是合伙人收益奖金兑现的长期拖欠如何解决;
四是集团各公司法院官司为何常年不断;
五是提了5年的上市计划但无任何机构投资方投资的现象;
六是严重挪用客户众筹款时刻存在暴雷现象;
七是众筹霸王条款不退款引发常年投诉和退款纠纷。
八是“Z超”所谓的公司估值3亿的真实数据来源和依据。

%title插图%num

今日推荐
文章来源:网络,特此鸣谢!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