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各种骗局!
曝光各种传销骗局!

恋游app能赚钱吗?“恋游”APP强大背景?当真实力雄厚,还是另有隐情?

目前,全国各地都在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特色发展,建设乡村“塑性”,加强乡村治理“铸魂”,提升乡村服务水平。通过深入调研分析了解,乡村振兴需要的是高质量、重创新所打造的合作平台。细化政策、强化乡村对社会资本的服务和支持,加快推动乡村振兴特色发展,“务实笃行,行稳致远”,真的做到改善农村环境,提升农民素质,提高农业发展。
据记者了解,北京链上国际旅途有限公司所开发的一款旅游行业垂直类APP应用:“恋游”APP,在该平台推广信息显示,平台具有三大特色生态体系:文化旅游、帮扶创业、乡村振兴,原生态技术开发,文旅行业独角兽。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恋游”APP推广信息

公司背景:“恋游”APP是由北京国创文旅、中控文旅、国商恒通三家“首都国企集团”联合控股的企业,公司背景如此之雄厚,原生态技术发展,文旅行业独角兽,“旅游行业生态圈” 完美闭环,限量里程价值潜力无限!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恋游”APP推广信息据记者了解,“恋游”APP推广信息中的“北京国创文旅”是2022年3月2日在北京创办的“国创文化旅游产业(北京)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信息显示,法定代表人刘海龙,注册资本2000万元整,实缴未知。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爱企查“恋游”APP推广信息中的“中控文旅”是2020年5月28日在北京创办的“中控文旅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信息显示,法定代表人殷宝华,注册资本31690万元整,实缴1000万元整。但通过该公司关联信息显示,旗下并没有“恋游”APP的关联信息,由此可见,

%title插图%num“恋游”APP宣传的强大背书背后到底有何隐情?“恋游”APP推广信息中的“国商恒通”是2019年2月25日在北京创办的“国商恒通(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信息显示,法定代表人:张松民,注册资本10000万元整,实缴未知。
%title插图%num
从上述三家公司来看,“恋游”APP涉嫌虚假宣传,捏造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五十五条 违反本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两年内有三次以上违法行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广告费用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并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商业模式:“恋游”APP通过宣传项目背景:后疫情时代、就业危机、新零创模式打造私域流量;拉动内幕、缓解消费疲劳;疫情冲击、产业升级、互联网+旅游。平台精准定位,垂直度高,扎根旅游生态,衍生娱乐生活社交;全新零创模式,零成本,零投入,轻松玩转碎片化互联网时代;国企、商会、基金会多方战略合作,资本强大,实力雄厚,战略规划高瞻远瞩。%title插图%num用户玩法:1、免费注册,领取新人体验包,开启全新零创模式上时代。2、兑换任务包,任务大厅兑换LV任务包,获得任务大厅兑换LV任务包,获得更多“里程”,尽享更多会员权益。得更多“里程”,尽享更多会员权益。3、奖励收益,直接推荐有效用户可获得贡献值;并可获得同有效用户每日产生里程的5%,;组建社区联盟,获得任务包奖励与更多分红。4、升星分红,轻松升级,享受全网交易手续费加权分红;更有机会成为平台合伙人,坐拥平台全部生态股权分红。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通过以上模式,我们不难发现,现实行的奖励制度,与我国相关法律相冲突:根据“二高一部”在2013年11月14日联合下发的《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该《意见》第一条也规定了关于传销组织层级及人数的认定问题: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组织,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另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二章第七条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恋游”APP的模式,看似是为了“文化旅游、帮扶创业、乡村振兴”,通过增加任务包、平台虚拟产品的交易额来获得收益,实则是引诱消费者多购买商品、多“拉人头”来成为代理,获得更高的奖励分红。晋级条件中的对“团队收益”、“等级收益”的激励,暴露了不是考核总销售业绩,而是以“拉人头”的方式来建立多层次团队的本质。鼓励团队代理“拉人头”,组成不同层级,以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把增加团队人数当作计酬返利分红的依据,严重涉嫌违法违规。

%title插图%num

文章来源:信息新报,特此鸣谢!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