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各种骗局!
曝光各种传销骗局!

鲲澎中国股权骗局揭秘: 鲲澎(中国)与陆机科技渊源颇深,粉单市场存在转板纳斯达克可能?

在上篇报道中,我们了解到了鲲澎(中国)现行的奖金制度提到了哪些内容,在本篇报道中,我们将从鲲澎配送给会员的股票开始说起。

%title插图%num

类似企业,已遭打击

调查发现,鲲澎的确是在OTC市场上市的,不过,OTC市场内部在本质上也有高低之分,据悉,OTC市场也有三个层次,从高到低依次是:OTCQX、OTCQB、OTCPink(粉单市场),有推广人员指出,鲲澎是在有财务准入要求和披露要求的OTCQX市场上市的,目前鲲澎共有2.1亿股,释放给会员的有4000万股(到2022年年初,将不再释放原始股票),截止2021年冬,每股的股价在0.5美金上下浮动,如果之后在纳斯达克上市了,起盘价至少也会翻个几倍。

%title插图%num

但据“富途牛牛”显示,该股其实是在粉单市场上市的。

%title插图%num

通过在OTC市场官网(www.otcmarkets.com)进行查询后,显眼的“PINK”更是直接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title插图%num

要知道,进入粉单市场的门槛其实是非常之低的,既没有财务要求,也没有披露要求,与OTCQX完全不同。那么粉单市场与纳斯达克主板相差有多远呢?粉单市场又称粉纸交易市场,在美国证券交易实务中,粉单市场里交易的股票,大多会因公司本身无法定期提出财务报告或重大事项报告,而被强制下市或下柜。因此,投资人通常称这种公司为“空头”或“空壳”公司,该类股票为“垃圾股票”。

至于所谓“从OTC市场转板纳斯达克”的可能性,其实也是低得惊人。“谎言终点站”对此曾指出:若以OTC板块的11000支证券计算,转板的概率为千分之三左右,更不用说“三年来,近万家粉单公司中,没有一家从粉单转主板”。可见,粉单市场与纳斯达克存在着天壤之别。

然而,在近年来,以在OTC市场上市为旗号向公众鼓吹原始股权和原始股票收益的平台却已是屡见不鲜,有的已遭打击,比如“咱家赚多多”。关于这家平台,微商电商调研此前就曾以《从“咱家397系统”到“咱家赚多多”,新旧制度几经变化始终离不开原始股》、《在美国OTC市场上市一年后即可转板纳斯达克?操盘手欧阳成国背后有着怎样的“传销史”》为题发表过文章对其进行过曝光。几个月后,咱家赚多多便遭到有关监管部门的查处——相关公司因涉嫌传销纠纷被冻结两百多个账户,共计四百七十九万元。
陆机科技,渊源颇深

再比如北京陆机科技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北京瀛骏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在近日更是遭到了官媒的点名,微商电商调研此前曾在题为《陆机科技:从微客谷到赋泽谷,包装几经变换仍难逃行政处罚》报道中对其进行过预警。日前,人民网也将矛头直指陆机科技:2020年10月,汉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反并购方式完成OTC挂牌,汉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田向阳,在挂牌之前两个月,仍然担任北京陆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陆机科技自发展以来,一直因直销返利、层级计酬涉嫌传销而饱受诟病,在2019年也因涉嫌传销被罚款2000万元。如今的汉骄集团净资产为负、税后利润为负、收入只有67万、流通股本20.1万、几乎没有交易量、股东只有四个,均不符合转板最低要求。

%title插图%num

值得一提的是,鲲澎实业大中华区董事局主席庄日春也曾身为陆机科技的副董事长和商学院院长(在某次活动中,庄日春还被标注为是“北京陆机国际董事长”)。

%title插图%num

而用兑换券来兑换原始股的策略,更是自陆机科技时期早已有之。最近两年,陆机科技涉传被罚后,庄日春又开始以创始人的身份鼓吹鲲澎原始股的价值,可见,无论是发放原始股兑换券,还是到OTC市场上市,庄日春的种种手段依然是换汤不换药。

%title插图%num

说到庄日春此前的经历,在加入陆机科技之前,他还曾是“龙道免费午餐黑龙江运营中心的总经理、高级教育培训师、资深经销商”。但早在2016年,《南方都市报》就曾指出:河南龙道集团推出的“免费午餐”项目吸引了不少关注。饭店首先要给龙道集团交数万元不等的入会费,然后以每张15元的价格买下充值卡。顾客到饭店来用餐,每消费100元就发放一张充值卡。凭借充值卡,顾客可以前往龙道集团的网络平台进行报销,每张卡报销85元,实际上只花15元就吃到了100元的饭。交了代理费后,就能成为区域代理商,并招募饭店加入“免费午餐”项目。其中县代理需要50万元,旗下饭店每花15元买一张充值卡,县代理能获得70%的回报。市代理需200万元,除了获得自己旗下饭店70%的回报,还能获得县代理旗下饭店30%的回报。省代理需1000万元,可以获得自己旗下饭店70%、市代理旗下饭店30%的回报。中国政法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告诉南都记者:这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再往前追溯,在2014年之前,庄日春还曾在某直销企业任职高级教育培训师,负责黑龙江市场的培训工作。

除了庄日春,陆机科技与鲲澎(中国)的渊源还不止于此,陆机科技的原CEO牛建新早在2020年7月就开始充当起了鲲澎(中国)的推广者,而在此前,牛建新与陆机科技还发生了劳务合同纠纷。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显示,陆机公司于2020年1月21日发布公告,公告显示牛建新自2017年7月17日入职以来先后担任教育总监、副总经理及总经理岗位,后陆机公司以牛建新难以胜任总经理岗位标准与要求等为由,双方劳动合同到期,决定不再与牛建新续签劳动合同(牛建新的月工资标准为税前10万元)。经过审理,法院判决陆机公司应支付牛建新2020年1月1日至当月23日工资82758.62元,以及“十三薪”67476.33元(十三薪是企业根据经营状况及工作表现给员工的福利)。最近,陆机公司又将牛建新诉至法院并申请再审,再审期间,原判决的执行随即中止。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企查查)
后  记

综上所述,某些平台以在美国OTC市场挂牌为资本用以对其发行的原始股权或原始股票的收益进行包装的案件,大多难免在最后迎来被监管部门打击的结局。公众应该明白的是,网络推销交易的“原始股”不受法律保护,极易引发合同诈骗、非法集资等案件的发生,继而造成投资者损失,扰乱经济社会秩序。

%title插图%num

至于鲲澎(中国)在今后会如何发展,是否会步陆机科技的后尘?从粉单市场转板纳斯达克的目标能否照进现实?对此,微商电商调研将继续保持关注。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