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各种骗局!
曝光各种传销骗局!

涉嫌传销被罚、业绩12年不增长 郎朗背后浪莎股份成色几何?

核心提示:
1、郎朗代言或陷罗生门。1月4日,浪莎股份先“取消”、后表示“未终止”与郎朗吉娜的代言合作。但经郎朗方面否认后,浪莎方面再次发声明致歉,并称期待与郎朗的合作。
2、浪莎2007年成为中国最大的袜业企业,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袜业大王”。但从2010年开始,浪莎股份的营收就出现明显波动,增速开始下滑,且总体发展缓慢。2010年,浪莎营收实现3.41亿元,到了2022年前三季度,浪莎股份营收仅为2.0亿元。
3、财报显示,前三季度浪莎股份主营收入同比下降19.51%;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7.76%,营收净利双双下滑。
4、在拯救公司业绩的路上,浪莎还曾陷入“传销门”争议,在2019年被湖北省黄梅县人民法院依照禁止传销条例等相关法律规定,冻结浪莎公司和翁关荣在金融机构的关联资金账户。
浪莎股份撞上郎朗,或成“新年第一瓜”?
1月4日晚间,“中国内衣第一股”四川浪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浪莎股份”)发公告取消与郎朗、吉娜的代言合作。随后第二天又发声明称,未终止与二人的代言,只是浪莎股份方面协议签署方发生变更。就在网友热议的同时,郎朗工作团队市场总监称其在炒作,表示郎朗签的不是代言人合约。
但6日下午,浪莎方面再次发声,称在未与郎朗方面充分沟通的情况下,披露不详尽的内容,浪莎方面表示歉意,并期待与郎朗吉娜的代言人合作。但截至发稿,郎朗方面未给出回应,双方是否存在代言人合作也悬而未决。
凤凰网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发现,作为中国“袜业大王”,浪莎集团一度十分辉煌,在2007年成为中国最大的袜业企业,并在同年将内衣业务打包上市,总市值达31亿元。
2010年之后,浪莎股份营收出现明显波动,且总体发展缓慢。2010年,浪莎股份营收为3.41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浪莎股份营收为2.0亿元,几无增长。
此外,浪莎集团还曾多次被质疑偷漏员工社保,在2019年陷入“传销门”被罚。

郎朗代言陷罗生门?
在浪莎股份先“取消”、后表示“未终止”与郎朗先生、吉娜的代言合作后,郎朗方否认是浪莎股份代言人,郎朗代言或陷罗生门。
1月4日晚间,浪莎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合同相关条款发生变更,公司所属浙江浪莎内衣有限公司取消与浙江亿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艺人郎朗先生、吉娜(Gina Alice)女士签订的《广告演出及肖像使用合同》。
随后,“浪莎发公告取消与郎朗吉娜签约”登上微博热搜榜,郎朗、吉娜夫妇也因“代言一日游”被外界热议。1月3日,浪莎控股刚刚公布与浙江亿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其旗下艺人郎朗、吉娜的代言合作细节。根据公告,双方合作将持续两年,代言费为含税275万元。
相对于娱乐圈一线明星动辄上千万的代言费、税务问题,郎朗夫妇两年275万元的代言不足为奇,更何况郎朗是享誉世界的古典音乐钢琴演奏家,两夫妻在最近也没有负面新闻传出。而浪莎在宣布双方合作仅一天后又宣布取消,此举引发外界质疑。
有网友猜测是否是郎朗、吉娜夫妇有大瓜将被曝出,“签约一天就取消,这是有啥瓜?”“要翻车?”“有请汪峰”……还有网友质疑浪莎股份支付给郎朗、吉娜的代言费占其净利润(1003.85万元)的五分之一,从企业角度,存在营销过度的嫌疑,“一个上市企业,三个季度的利润才1千W,花20%利润去请代言的话,就有点离谱了”、“钱给明星还不如让利于民”……
随着各种声音四起,浪莎股份在1月5日对“郎朗吉娜代言一日游”作出回应称,郎朗、吉娜的代言并未终止,只是代言合同将跟浪莎股份的控股股东浪莎控股集团签订。
就在事件似乎尘埃落定时,1月5日晚间,郎朗工作团队市场总监发出回应称,“这是在炒作,签的合约郎朗也不是代言人。”
随后1月6日,浪莎集团子公司浪莎袜业(全称:浪莎针织有限公司)发表道歉声明,称在未与郎朗吉娜方充分沟通的情况下披露不详尽内容,浪莎深表歉意,并期待之后的代言合作。
%title插图%num
截止发稿,郎朗工作团队未有进一步发声。对此,凤凰网《上市公司研究院》致电浪莎股份,电话未通。
郎朗、吉娜之前,浪莎股份也曾启用张柏芝、大S、周华健、李小璐等一众明星做过代言人,且浪莎股份支付给郎朗、吉娜夫妇的代言费似乎高过2020年、2021年的明星代言费。据浪莎股份2020年年报,公司当期摊销的明星代言费为63.65万元;2021年度,公司明星代言及肖像权使用费的摊销额为60.59万元。而郎朗吉娜的275万,平均到每年每人为68.75万。
值得注意的是,在与郎朗吉娜的合作协议中,浪莎股份也特别约定郎朗吉娜必须保持良好形象、不在公开场合发表或从事任何政治性言论或行为、不涉黄赌毒等违法违规行为等等。
%title插图%num公告截图
曾是中国“袜业大王”2010年之后发展缓慢
浪莎股份与郎朗夫妇的代言争议尚没有定论,但多年来浪莎股份的业绩却属实发展缓慢。
作为曾经家喻户晓的名牌企业,浪莎也曾有过不少辉煌。创始人翁荣金最早在集市摆地摊,售卖过玩具、日用品、相册等小商品,最后发现卖袜子最赚钱。1995年,翁荣金利用早期摆地摊赚的钱,联合两兄弟一起创立了义乌浪莎针织有限公司。
创立之初,翁荣金便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花重金在央视做广告,随后1996年,浪莎袜业的广告在央视播出,浪莎袜业迅速家喻户晓。同年,翁荣金引进了1000台当时最先进的意大利袜机,成为国内袜业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这些设备比国产机器贵7倍,几乎耗尽了浪莎所有的流动资金。
但皇天不负有心人,凭借多年努力浪莎在2002年成为第一个取得袜业“中国驰名商标”的企业;2004年,浪莎又第一个成为袜业的“中国名牌产品”;2007年成为中国最大的袜业企业。浪莎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袜业大王”。
在推进袜业发展的同时,浪莎开启了多元化布局,2000年前后,翁荣金将产业结构拓展至衣服、日化、厨具、地产、金融、医药等领域,并计划布局5000家时尚体验馆,为消费者提供一站式服务。
但这些品牌反响都不大,人们记住的始终是浪莎袜业。2007年,浪莎将旗下内衣业务打包借壳上市。当日,浪莎股份股价便涨至43.71元/股,总市值达31亿元。
上市后,浪莎股份继续大手笔投放广告、品牌代言,邀请了张柏芝、大S、周华健、李小璐等一众明星为其代言人,公司收益也滚滚而来。2006至2013年,浪莎股份的营业收入从1663万元增长到4.38亿元。
事实上,2010年之后,浪莎股份的营收增速便开始放缓,且出现明显波动。自2010年,浪莎实现3.41亿元、同比57.09%的营收增长后,2011年至2013年浪莎股份的营收增速便下降为20.25%、1.27%、5.51%。之后2014年营收开始下滑,到2015年,浪莎股份营收仅为2.05亿元,同比下滑37.94%。
%title插图%num
此时移动互联网迅速崛起,电视广告逐渐落后时代,更多的企业开始转型新媒体宣传,浪莎股份也在业绩焦虑中寻找突破,并逐步回归主业。
随后2016年至2018年,浪莎股份业绩出现短暂的增长,2016年至2018年,浪莎股份营收分别为2.69亿元、3.43亿元、3.88亿元,同比增长31.14%、27.63%、12.86%。
2019年,因涉嫌传销被罚,浪莎股份业绩再次大幅下滑,之后又进入“缓慢爬坡”阶段。2019年至2022年前三季度,浪莎股份营收分别为3.31亿元、3.47亿元、4.02亿元、2.0亿元,同比增长-14.59%、4.67%、16.15%、-19.51%。
与2010年业绩相比,2022年业绩显然毫无起色。2022年前三季度,浪莎股份主营收入2.0亿元,同比下降19.51%;归母净利润1003.85万元,同比下降37.76%;扣非净利润940.62万元,同比下降39.51%,营收净利同比双降。对此,浪莎股份称,公司产品主要销售地长三角地区物流不畅,旧货积压待处置,致使公司销售收入下降。
不过,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浪莎股份的存货为7232.86万元,同比增加0.14%。存货周转率从年初的4.41转为期末的1.34,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为5044.97万元。
二级市场方面,浪莎股份从2017年开始就一路走跌,从最高点的53.15元/股到如今的14.99元/股,跌超71%。
负面新闻不断 曾涉嫌传销被罚
%title插图%num
在拯救公司业绩的路上,浪莎集团还曾陷入“传销门”争议,在2019年被湖北省黄梅县人民法院冻结浪莎股份公司和创始人翁关荣在金融机构的关联资金账户。
2016年,微商发展如火如荼,浪莎也开始涉足该领域,希望通过袜子创造微商神话。2016年6月,浪莎曾发布一篇《“金浪莎”要做全国最大的“袜子微商”》的文章,并推出微商品牌“金浪莎”。之后又试图涉水直销作为转型方向之一,但其直销牌照迟迟没有通过。2019年先后,关于浪莎涉嫌无证直销的声音开始出现。
据媒体报道,“浪莎E+生活馆”明确包含“分享奖”以及“辅导奖、消费奖、占位奖(8层8代收入2%)”等分级销售,销售人员的薪酬奖励或返利也与发展人员数量、级别等相挂钩。
2019年5月,湖北省黄梅县人民法院出具的一份行政裁定书显示,黄梅县市监管局对浪莎针织涉嫌组织传销一案进行了查处。在查处过程中,为防止浪莎针织转移或隐匿违法资金,黄梅县市监管局于2019年5月7日向黄梅县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冻结浪莎针织在金融机构关联资金账户。
经审查,黄梅县人民法院认为黄梅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并冻结了浪莎针织在金融机构的关联资金账户。
除了涉嫌传销,浪莎集团还曾因涉嫌偷漏员工社保被外界质疑。2011年,有投资者质疑浪莎股份未按照标准缴纳社保。根据2010年年报,浪莎股份为员工支付的社会保险为53万元。如果平摊到每个员工(共629人)的话,浪莎股份每月仅为每人缴纳70元。2011年上半年同样如此。
而根据义乌市2008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义乌市社会保险费征缴管理办法》,社保缴费基数调整为1450元,单位为员工缴纳的养老保险为基数的12%,基本医疗保险为基数的7%,失业保险为2%,工伤保险为基数的0.5%,生育保险为基数的0.8%。如此计算下来,浪莎股份每月至少应为职工缴纳社会保险311元。
2015年,旧事重演。根据当时媒体报道,浪莎集团一线工人大约是4200人。除去可能参保齐全的老员工,以3000名员工估算,仅仅是漏缴的养老、医疗、失业险三项,浪莎三期(位于义乌市四海大道)一年漏缴社保可省约1830万元。
对此,浪莎股份回应称,鉴于公司的主营业务及经营模式,公司用工存在“短期流动临时员工较多,大部份为外来务工人员,短期用工,工资计件发放”的特点。因此,公司保险未能全员覆盖。
来源:凤凰网财经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