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

G支付大老粗周川最终会面临牢狱之灾,个人觉得戴罪立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首先是周川有实力,再者有交易所,有流量。供罪,接受处罚,协助案件进行,是他能够减轻罪责的方法,经济犯罪,主动认罪,认罚,最终应该不会判多久。

目前大老粗确系被关押在鹤岗,周川以及其他人员均已经认罪伏法,这个案件不会像头寸一样,需要一两年,因为关键的一号人物和其他管理人员均已经被抓。

案件回顾:

12月1日,南山分局接到市局网安制度推送线索,居民廉某丹参加了名为“G支付”的组织,通过微信群转发,宣传吸引群众参与投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

12月4日,南山分局经侦大队对廉某丹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立案侦查,同日“12.4”专案组正式成立。由南山分局局长张金星任专案组组长,专案组成员由南山分局抽调精干警力组成,经过数天的缜密侦查,研判工作。

在市局网安制度,技侦支队、巡特警大队的大力支持与配合下,12月12日抽调30余名经历,赶赴河北张家口市、石家庄市,广东省深圳市、山东省青岛市等地开展抓捕工作,在相关地市警力配合下,开展抓捕、初审、和搜查、查封、扣押等工作,随后将以周某为首的犯罪集团涉案人员15人悉数押回鹤岗。

经审讯,廉某丹(女,35岁,鹤岗人)、周某(男,35岁,四川省乐山市人)等16名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目前大老粗等五人已经被刑拘了,11人被保释,冻结资金1.6亿,其中包括6千万的数字货币。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

大老粗还是有一定的“人格魅力”,G支付到如今,仍没有会员大量的情绪爆发,可能也是基于一种奢望,奢望最近G支付能重新站起来。

G支付这一段时间风波皱起,小编也是一路跟随者了解G支付,了解大老粗,之前对于这个人的了解仅仅局限于朋友的口述。大气,圆滑,谨慎,是对这个人最基本的描述。

而G支付,BG和FG交易所,不管他们如何狡辩,三者都是脱不开与周川的联系。后两者可能由于服务器架设国外,相对来说避开了大部分的政策风险,但是G支付的问题,牵扯到周川,那BG和FG就别想那么简单的撇清关系,就算是要保住交易所,也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因为毕竟名声在外了。

周川的“梦想”断送了他的大好前程:

个人感觉首先周川这个人野心太大,是导致出问题的最大原因,最早搞得是哥伦布星球挖矿,后来又要做G支付系统,做了BG交易所和参与了FG的顾问工作,又于去年下半年开始运作秀刻短视频。

周川的梦想,野心也是葬送他的主要原因,有梦想没错,但是梦想得切合实际情况,符合国家法律,而他显然被自己洗了脑,全然不顾风险,一步步越走越远。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1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2

风险一:“将G支付打造成区块链时代的美团或支付宝”,周川曾经信誓旦旦的喊出这样的口号,而大家都信了。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3

G支付主要有两块业务:支付业务+挖矿业务。
线下的支付业务是这样进行的:
用户消费,支付GMPC、BTC等数字货币
G支付作为第三方,根据市价将GMPC、BTC等数字货币结算成人民币
商家收到人民币

支付业务已经违反了法律法规,特别是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币支付业务。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4

国内企业开展支付业务的,必须获得国家相关机构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当年马云创建支付宝,可是面临了非常多大的压力,最终突破重围,但这么多年,也是不时的引起争议。

所以“G支付”本身就存在非法性质。

风险二:G支付的挖矿推广制度涉嫌三级分销,有明显的传销属性。

矿场具体参与方式是:你先购买GMPC代币,并且用GMPC代币兑换锤子,然后每天收矿,也就是收利息。所以说,矿场的本质其实就是存币生息,日息0.05%,月化高达15%。另外,矿场还存在三级以上的推广返佣,属于妥妥的传销了。

静态+动态,静态高息,动态涉嫌传销,这也是周川被抓最主要的问题“涉嫌传销”。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5

我们都知道曾经的趣步也因为达人分红被指“涉传”,后来通过取消达人分红,降低利息,最终摆脱了自身问题。

所以大老粗终究棋差一招,应该早一点取消“食之无味”的多级分销的推广收益制度。

风险三:秀刻短视频遭遇各种问题,成为周川的另一个暗雷。

秀刻的火爆推出,高铁打广告,开大会撒钱,大手笔公关,彼时的周川信誓旦旦声称要把秀刻做上市。

本身秀刻短视频是结合零撸和投资双重制度,这种制度已经非常火爆了,让周川没想到的是开盘当天就被黑客打死,技术问题保守诟病。

开弓没有回头箭,上头了的周川声称耽误26个社区首码,要做出赔偿,一个月不低于20万的赔付,26个社区每月不低于520万赔偿,周川做出了自己的承诺。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6

而就是这样一个许诺,最终也没能实现,也成为了周川被点的其中一个导火索。

秀刻就此无疾而终,周川的赔付也最终化为泡影,大概率就成了“一个世纪的承诺”了。而投资秀刻的那些领导们,他们如何肯饶了周川。

“G支付”的发展历程及被查原因:

G支付最早叫做“哥伦布星球”,2019年8年份开始的,但是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20年8月改名为“G支付”才火了起来,案发前注册用户超过500万。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7

改名的原因是由于下图中这起黑龙江鹤岗市破获了”哥伦布CAT”特大网络传销案。为了区分开来,避开警方视线,哥伦布星球正式改名为“G支付”,从此火的一发不可收拾。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8

为什么“G支付”又是被鹤岗警方捣毁?难道又是第二个“盐城警方”?我相信这不是巧合,而是侦查已久。

鹤岗这个城市,在此之前从小编印象中只出现过一次,“5万块买套房”曾经刷爆了整个互联网,也让广大网民们唏嘘各地房价过高的同时,羡慕起鹤岗人民。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9

然而外面的人羡慕里面的,里面的拼命往外逃,鹤岗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原因,导致经济发展缓慢。

1、地理位置:
黑龙江在东三省的最北边,而鹤岗则在黑龙江的最北,一年有一大半的时间是冬季,虽然有“集中供暖”,但是半年的时间都是零下,整个城市的常住人口不过90万。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10

2、人口持续流出
一个城市的发展是不可能存在几十万和几万并存的现象?
不,在鹤岗这种资源枯竭的能源城市是可能存在的,因为常住人口都是“体制内”、“企业少”,所以现在不走的,都是些老幼妇女儿童。年轻力壮的很少有大学毕业还愿意建设家乡的,都在外出打工。
人口流失严重,人口红利消失。

G支付死亡之路离不开周川的野心,鹤岗警方成为第二个打击互联网新型传销的据点插图11

中国最北,气候寒冷,企业不发达,造成了经济乏力,人口外流。

打击违法,则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鹤岗近些年在打击犯罪的同时,增强了经济犯罪的打击力度。

例如上次的“哥伦布CAT”,专案组出动70余名警力在合肥、成都、哈尔滨等地同时收网,抓获以一号头目赵某、二号头目苏某为首的团伙组织成员28人,冻结涉案资金2.8亿余元,豪华车辆14台及部分房产,总价值人民币近3亿元。

在打击新型经济犯罪的同时,不仅可以提高政绩,还能增强警员对新型犯罪的新技能。

在上一次破获“哥伦布CAT”之后,自然有意无意的关注到了相关的项目“哥伦布星球”,所以也就开始秘密侦查,经过几个月的准备,各地侦查,最终在2020年12月1日接到举报后,可以快速多地联合抓捕,破案。

大家最后想一下,如果不是提前布置,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到各地把人抓捕归案,并审讯结束,让周川他们认罪?一定是有了足够的证据,才出手嘛。

小编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盐城警方”“鹤岗警方”出现,因为这种特大案件,各地都会有参与者,只需要抓一个点,就能掌握主动权,进而破获整个诈骗传销网络。

颤抖吧,操盘手们,未来各地都会争相效仿,因为既能打击罪犯,又能收获政绩,解决财政经济问题,何乐而不为呢?

猜您喜欢: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