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抚顺“黑枭”巨头——“蚁力神教父”王奉友的江湖路

抚顺“黑枭”巨头——“蚁力神教父”王奉友的江湖路
2020年初,阔别荧幕十七年的《刘老根》第三部在腾讯视频上映,久未露面的赵本山和老搭档范伟成功吸引了观众的眼球。剧中的“药匣子”还是那个药匣子,但现实中的“蚂蚁大力丸”帝国却早已湮灭成尘,被人遗忘。
“蚁力神”,十几年前名盖东北、全国驰名的明星企业,早已经成了黏在辽宁老一辈人鞋底的口香糖,一时的甜香散尽,只剩被坑骗的黏腻恶心。
回想起来,名不见经传的“蚁力神教父”王奉友带着他的“蚁力神”,短短几年间从小公司做到雄霸东北、名震全国的大企业,本该是个美轮美奂的励志故事,可惜他走的却是一条非法集资、合同诈骗的不归路,注定要成为时代的脓疮。

王奉友,一个特能折腾的抚顺人
王奉友出生于1962年,老家辽宁抚顺市清原县。跟那个年代大多数人一样,王奉友父母务农维生,并不富裕,但王奉友本人并不甘心脸朝黄土背朝天过一生,早早便开始做起了生意。
1981年,年仅19岁的王奉友做起了制粉厂,因为思路活、能吃苦,几年后他便在老家建了楼房。
26岁那年,王奉友开始出门闯荡,先去了营口做熟食,又去了大连开办屠宰厂,但都没能混出名堂,1994年,王奉友决定离开老家到南方寻找商机,在广州开办了出租车公司。
这一次,王奉友终于赚到了第一桶金。1998年,他回到辽宁,在沈阳成立了鼎鑫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三千万,成了小有成就的青年才俊。
从1988年出门闯荡到1998年荣归故里,王奉友用十年完成了寻常农村青年到资产千万的老板的转变,亲身验证了学不如历,历不如做。
相较于当时习惯于吃国企大锅饭、一辈子安逸度日的东北年轻人,磕磕绊绊走南闯北,事业起起伏伏的王奉友无疑是有抱负、有魄力、能折腾的一个。
虽然在外人看来已经功成名就,但王奉友的梦想还不止于此,他有一个做科技大公司的大计,而这个计划就建在小小的蚂蚁身上。
抚顺“黑枭”巨头——“蚁力神教父”王奉友的江湖路插图
崛起的“蚁力神”帝国
成立鼎鑫科技实业公司后,王奉友开始养殖蚂蚁,泡制蚂蚁药酒出售。
随着业务扩展,雄心勃勃的王奉友决定扩大公司规模,于2003年建立了蚁力神天玺集团,主推“蚁力神”系列产品。为了实现科技兴业的事业理念,王奉友建造了GMP封闭车间,引进了品种珍贵的蚂蚁,上线了先进的生产线,开设9家子公司,分别从事蚂蚁养殖、药酒生产和对外销售等业务,形成了产销一条龙的完善模式。
当时的“蚁力神”公司呈现出一派科技公司的昂扬势头。
抚顺“黑枭”巨头——“蚁力神教父”王奉友的江湖路插图1
为了拓展销售市场,“蚁力神”公司投放了大量的广告,邀请赵本山做代言人。因与赵本山交好,王奉友甚至得以将自己的公司和产品融合到了《刘老根》的剧本中,以一个隐喻代言人——买蚂蚁大力丸的药匣子将蚁力神更广泛地推到全国观众面前。
王奉友自己对表演颇为钟情,还在剧中客串了小角色。铺天盖地的广告、人民大会堂里的专家学者药效论证大会带来巨大的宣传效果,将保健为主的蚁力神产品抬上了神坛,成了排毒养颜、增强免疫力、增强性功能的神药,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
王奉友为“蚁力神”创造了一套堪称“吸钱旋风”的经营模式——蚂蚁代养,周期性增值回收。具体操作就是在社会上招揽蚂蚁代养户,代养户缴纳10000押金,养十四个月定量蚂蚁,交回公司兑换本息13250元。
代养者只需出押金、找个适宜环境放蚂箱,每天喂一喂即可,几乎不费任何力气、也不计任何折损。这种易操作、高效益的模式很快成了人人趋之若鹜的投资“好项目”,一传十十传百,迅速在各地泛滥开来。鼎盛时,手有余钱的民众几乎排着队向“蚁力神”认领名额。
依靠这种传销式的经营模式,短短一两个周期过去,“蚁力神”账上的资金便火速蹿升到了几十亿,成为东北首屈一指的明星企业、全国开花的商业帝国。
王奉友顺势向社会捐款捐物,在政界、商界广博贤名,担任了区政协常委,相继被评为“全国创业领袖”、“社会责任企业家”等。
在那个时期,“蚁力神”和“王奉友”这两个名字关联着一场造梦神话和一个商业传奇,一时风头无两。但这场神话是有形有实的天堂吗?显然不是,只是一场贪婪支撑的虚无幻象。
抚顺“黑枭”巨头——“蚁力神教父”王奉友的江湖路插图2
企业明星陨落的背后,是一场巨大的庞氏骗局
“蚁力神”产品在2004年被印证“伟哥”含量超标,虽然并未对其造成太大的影响,但细心的人却在公司销售额一栏扒出了隐患——公司上百亿的保证金背后,对应的只有几千万的实际销售额。
这说明“蚁力神”产品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多少用户,也产生不了几多市场价值,完全在靠倒手养殖户押金运转;所谓工、农、商一应俱全,不过是“蚁力神”集团举出的像模像样的圈钱幌子。
但钱财是催命的鬼,堆叠在一起就叫人眼红,叫人失智。代养户们相信明星广告,相信王奉友的政府职位,相信社会给他的荣誉,相信公司庞大的体量、完善的产业线带来的虚假安全,为了利益贪婪地跟风海投。
抚顺“黑枭”巨头——“蚁力神教父”王奉友的江湖路插图3
到了2006年,蚁力神集团已经发展了三十万以上的线下代养户,押金金额高200百亿。200亿的押金意味着一年60亿以上的酬金,可公司销售乏善可陈,年复一年的酬金从哪里来?无处得来!
看似美好的账目暗藏着无限膨胀的危机,“蚁力神”的金融泡沫越吹越大,很快就破了。
2007年,因为资金链断裂,“蚁力神”公司大面积拖欠养殖户押金和利润,赔得血本无归的民众聚集在政府机关门前讨要说法,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场庞氏骗局就此被戳穿,蒙在鼓里的众多养殖户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钱已经要不回来了,声讨之声甚嚣尘上,香饽饽“蚁力神”一夕之间彻底臭了。
11月,蚁力神天玺集团破产,12月,王奉友等一众高管因扰乱社会秩序被拘留。短时间内崛起的商业奇迹在更短的时间里轰塌了,王奉友成了人人唾骂的世纪性大骗子,时人无不感叹:十年间,“眼见它高楼起,眼见它宴宾客,眼见它楼塌了。”
2009年,抚顺“黑枭”巨头王奉友因合同诈骗、销毁凭证、职务侵占、乱社会秩序等多重罪行被判处无期徒刑,余生归于铁窗、铁锁。因在狱中表现良好,王奉友在2014年获得一次减刑,但仍需服刑19年,也就是要服刑到2033年,那时王奉友已71岁。
能否活着走出监狱,只怕连王奉友自己也不清楚。

十几年前,非法集资、直销诈骗、金融杠杆、庞氏骗局这些词汇在中国还不那么普及,“蚁力神”敢为人先耍了一把“好手段”,将自己玩儿成了诈骗界“先驱”,被一一代人记恨一生。
今时今日,种种金融、诈骗的圈套已经发展得登峰造极,办卡的健身房、理发店,充值的商店,交会费的刷单、打字兼职,包治百病的老年保健药和理疗,集资公共生态农场,退市的乐视,暴雷的瑞幸……社会上再没有一个骗遍四方的“蚁力神”,却衍生了形形色色、无所不在的新陷阱和新骗局。
“骗”也是千变万化、与时俱进的,但有一点不会变——每个栽在自己陷阱里的骗子午夜梦回时都有怅惘和悔恨,每个见证一切的寻常人都在学着克制贪念、保持警惕。

文章来源:一线早看
精彩推荐:

更多防骗文章请搜索【防骗小豆豆】关注本号哦

猜您喜欢: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

骗局揭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