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弘芯大骗局揭秘】台积电前COO蒋尚义深陷弘芯骗局,幕后诈骗团伙继续流窜全国故伎重演

(关注币圈卫道士,少走弯路)
揭露了太多的币圈骗局,可是谁知道其实这个社会不单单在币圈充斥着大量的骗局,在币圈外,同样有大量的骗局在我们周边“游荡”;而不管是币圈的骗局还是币圈外的骗局,基本都是大同小异的。即:先画饼,在请名人站台背书,最后卷款跑路!

只是在币圈的骗局骗到的大多是普通的 百姓,而币圈外的骗局,不但能骗到普通百姓,甚至能骗到一个地方的zf。
今天,我们就来说一个币圈外的千亿大骗局——武汉弘芯
对于武汉弘芯不了解的可以去搜索一下去年8月份的一些报道。
【弘芯大骗局揭秘】台积电前COO蒋尚义深陷弘芯骗局,幕后诈骗团伙继续流窜全国故伎重演插图

作为一个千亿级的项目是如何最终暴雷的?
根据现有的公开报道,“弘芯”不但邀请了台积电前coo蒋尚义加入,还在蒋尚义的“面子”下于2019年底购买到了一台全新的光刻机。
我们不知道蒋尚义没有关系,但是我们或多或少知道光刻机的作用。
光刻机是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而在全球仅有三个国家能生产出光刻机,即荷兰、日本和我们中国,但是我们生产的是90nm光刻机(记得去年有一种国产5nm的光刻机报道,最后被删除了,所以可以确定我们目前仅能生产90nm的光刻机),无法制造出高端的芯片。而荷兰和日本的光刻机制造技术远远领先我们,特别是荷兰可以生产7nm的光刻机,所以美国就在游说荷兰禁止向我国出口高端光刻机。
所以,可以想象,在中美摩擦期间, 弘芯还能购买到一台光刻机,可以想象得到蒋尚义的能量是有多大。
所以在拿到光刻机后,弘芯就开始大画饼。
没错,所有的骗局的都是从“画饼”开始。
作为一家成立仅仅两年的公司,它就宣布主攻14nm工艺和要拿下7nm工艺以及月产能达到三万片。
而根据资料显示,对于这样的要求,目前也就仅有台积电和三星能实现,而宏芯却定下这么一个“宏伟的目标”。
当然,在没有出事之前,谁都不是诸葛亮,出事之后人人都是“事后诸葛”,很明显的“画大饼”,因为有蒋尚义的加入和他引进的光刻机让这一切觉得并不是难事。
可以说,就在所有的人都在为这个“宏伟目标”努力的时候,宏芯却将购买到的光刻机拿到银行抵押贷款。
是不是很奇妙?
辛辛苦苦购买到的光刻机不是拿来生产,而是拿到银行去“套现”。
【弘芯大骗局揭秘】台积电前COO蒋尚义深陷弘芯骗局,幕后诈骗团伙继续流窜全国故伎重演插图1
图为 2020年 7 月弘芯表彰大会合影
大佬蒋尚义也发现不对劲,于是辞去宏芯的职位。
在蒋尚义离开宏芯后不久,当地政府就发出来如前文描述的文书,告知宏芯有资金链断的风险。
向弘芯讨债未果的工程总包公司负责人对着诸多地方官员愤怒声讨:“凭什么说(弘芯)投了1000 个亿?那不就是骗子!”
很显然,这就是一个骗局。
可是,这么一个大的骗局,是如何引得蒋尚义这位芯片泰斗和当地政府入局的呢?
说白了,就是靠“讲故事”和“包装”。
这与币圈的诈骗手法是如出一辙。
首先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引进一家高科技公司不但可以为当地的经济做出重大贡献,还能提升整个城市的科技水平,特别是芯片制造,本身就是一块“硬骨头”,每个地方的政府都在眼红上马芯片项目,所以弘芯只要故事讲得大,包装包的精美,自然能在当地上马。
而对于宏芯这么一个大骗局,是如何包装的自然不得不提一个叫做“曹山”的人。
根据36 氪报道,曹山是弘芯最早的做局者。2017年,曹山就试图组建半导体项目。他为了找到有意愿合作的地方政府,平日里就在各个省会城市中流窜,包括广州、合肥、成都、南京等地,但多数情况都是碰壁。并且曹山身上常揣多张名片,身份包括“台积电副总”、“宏碁驻美国纽约第一任副总”等等。并且,“曹山”甚至不是此人真名,其真名为鲍恩保,曹山是他借用了老家司机的名字。
而在曹山组建布局宏芯前,遇到了宏芯这个骗局的另一个关键人物——龙伟。
因为龙伟很多“能量”,所以在龙伟的穿针引线下,弘芯敲开了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的大门。
为了把控住公司实权,龙伟找来了关系亲近的李雪艳担任弘芯董事,李雪艳的从业经历和芯片毫不沾边,她卖过烧酒、开过饭店、还倒卖过中药。龙、李二人还将多位亲信安插进弘芯任关键岗位。
就这样,弘芯的初始团队就组建了:有“背景”的龙伟担任董事长,“江湖混子”曹山为董事,“芯片小白”李雪艳为董事兼总经理,三人均无半导体从业经验。而这样一个千亿级半导体项目的创始团队,学历竟以大专居多,曹山本人更是只有小学文凭。
在这三人的操作下,弘芯发展了起来。最开始曹山在北京成立一家名为“北京光量蓝图”的公司,在以光量蓝图为持股百分九十的大股东与武汉东西湖区合作成立弘芯!
因为有政府入资,又是当下热门的高科技芯片企业,所以宏芯在成立短短一年就成为当地政府的明星项目。且从2018年起,连续两年入列为湖北省重大专项的项目。对外,弘芯都介绍自己是一个投资额200亿美元/1300亿人民币的项目。
根据资料显示,2019年1月弘芯就完成65亿元的投资,到三月一个月内的时间就得到超15亿的投资,而这些投资均来自东西湖区政府。
对于一个新上马的项目,一下子能获得政府这么多投资,在前面也已经说了,每个地方都在眼红上马芯片项目,再加上有龙伟这样有“能量”的人,何愁拿不到政府的资金呢?
空手套白狼套到资金后,这伙人势必害怕事情暴露。
不过,并没有关系,因为这个时候手中已经有了资金,可以继续进行包装了。
于是曹山找到上海一家与台积电等芯片大厂合作密切的公司,让该公司充当掮客,双方签下价值千万的合同:该公司需要从台湾等地帮弘芯凑齐100名资深技术人员,级别越高,弘芯支付的佣金更多。据36氪报道,当时弘芯开出的佣金条件是,“如果能挖到蒋尚义,就给100万,找到副(厂长级别)的就给50万”。
金钱驱动下,该公司通过各种关系,联系到当时正好结束中芯国际任期、郁郁不得志的蒋尚义。
而大佬蒋尚义上当,与曹山等人包装不无关系。
弘芯团队这伙人深谙包装之道。在弘芯内部,关于创始团队背景的传言一直存在:龙伟是“某高干的孙子”,李雪艳是“某领导的妹妹“,两人还常上演欲说还休的戏码,若有人提起他们的神秘身份,都会被二人当面否认,并推脱是团队其他人传出的谣言。
这样的包装之术是不是很熟悉?
记得骗了大半个中国的张鹏就是这样包装的。
所以,大佬蒋尚义就是在这样的包装下入局的。
因为蒋尚义的原因,更多的工程师加入弘芯。
虽然光鲜的团队组建起来了,可是,当宏芯团队这个外行在大量的内行面前就立马露馅。
有熟悉芯片制造的人士曾实地勘测过弘芯的工厂,发现弘芯的工厂存在着中轴线未对齐、紧急借用电力储备不足等问题,“地都是不平的,建起来的芯片厂没两年就会报废。”
还有更低级的错误,由于弘芯工厂的挑高太低,导致后期光刻机搬不进来,只能重新推高天花板,加固了地板的承重。
而有有数位弘芯员工说,为了迅速建厂,攒局人曹山从某设计院要来了中芯国际的老旧厂房图纸,直接仿造建起了弘芯工厂;而弘芯找来的工程总包方火炬集团,没有任何芯片工厂建造经验,甚至官司累累,在法院有上亿欠款的被告记录。
曹山曾对身边人说:“芯片太复杂,我不是真的想做芯片。我就想把厂房建好,搞土建我们熟啊,可以上下其手。”

其实这就是涉及到另一个诈骗手段,这个手段在全国应该都有的,那就是以建厂的名义进行圈钱。因为建厂不但有政府的各种补贴,还能得到承包商的不菲的保证金。
在随后的日子,弘芯不但没有支付承包商的工资,连其交的保证金都已经不翼而飞了。
不但连承包商的保证金,就连抵押光刻机的“套现”也不翼而飞了。
这些钱最终到哪了去了呢?
只要想一下就能明白,被曹山等骗子以其他名义进行了转移。
而在36氪的报道中提到,弘芯与多家体外公司存在着复杂的利益绑定关系。其中佛山 一家叫“汉岂”的公司名义上是弘芯的顾问公司,但其实是借用培训员工/咨询等名义进行利益输送。据了解,汉岂团队的操盘手,是李雪艳的弟弟李雪松。
汉岂借由中介公司从各大芯片公司吸纳了不少芯片工程师。而这些工程师的日常工作,是把前东家的技术资料写成PPT,并且由汉岂将这些 PPT打包卖给弘芯。
为了掩盖这种交易,在汉岂内部,参与培训的工程师都用化名相称,“小毛、小丰、小朱”,为了混淆视听,汉岂还在培训中掺杂其他内容,比如让工程师学习耐基成功学,集体阅读三国演义等。
虽然不务正业,但这些工程师们的月薪高达15万-30万,这一支出由弘芯拨款,名义是“技术授权”。
就是通过这样变相的交易,将弘芯账户的自己一步步合法转移走,最终导致弘芯连支付承包商的资金都没有。
而作为幕后黑手的曹山,还在全国四处流窜,故伎重演着他的“芯片局”。
比如济南的泉芯,玩的就是武汉弘芯一模一样的把戏。

【弘芯大骗局揭秘】台积电前COO蒋尚义深陷弘芯骗局,幕后诈骗团伙继续流窜全国故伎重演插图2

如今的泉芯在济南与当年的武汉弘芯一样正搞的风生水起,曹山继续撬动着他千亿的大项目,可惜的是武汉东西湖区政府却还在收拾着弘芯留下的烂摊子。
由于公众号改版,推文不再按照时间排序

猜您喜欢: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