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特殊QQ群曝光:那些想要变性成为女孩的男孩们

这半年来,市民刘女士(化名)常躲在家里痛哭。她说,离婚后,自己最大的指望就是乖巧的儿子,但自从她撞破儿子的秘密后,一切都变了。她不止一次从角落里搜出儿子藏的变性药、女性内衣,甚至还发现儿子想去外省援交,换取变性费用……

她发现儿子的种种变化,与一个“药娘QQ群”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记者潜伏进群,发现了一幕幕令人惊悚的“荒诞剧”。

儿子竟在注射变性药

3月26日,在温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人员的陪同下,市民刘女士抱着厚厚一沓资料,找到媒体。

刘女士向记者哭诉道,她15岁的儿子小志(化名)被“网络上的坏人”诱骗,竟然试图通过药物变性。

她说,前年,她发现儿子私藏了不少女性内衣,这让她吓了一大跳。儿子跟她解释,自己有恋物癖。考虑到青春期的孩子好奇心比较重,刘女士试图通过教育引导,帮儿子解决心理问题。

可半年前,她发现,小志竟自行注射不明药物,再三逼问下,小志终于坦白,他之前一直在伪装,他悄悄实施“变性计划”,他想做女人。

“我那时感觉天都要塌了,我儿子一直很孝顺、很听话,带他出去,所有人都羡慕我,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刘女士说,她查了很多资料,了解关于“未成年变性”的方方面面,她告诉小志,如果他成年了,在理解“变性”的意义与后果后,还是想变性,那作为母亲,她愿意尊重儿子的选择,可像这种自己买药、自己打针的“变性方式”,她不可能同意。

这半年来,刘女士放下了事业,留在家中守着儿子。

为筹药费试图跨省援交

几个月前,刘女士突然发现儿子常用的一个神秘QQ群,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再次崩塌”。

“那就是个‘药娘’群,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里面诱骗十几岁的男孩,先用女性用品刺激孩子,再一步步诱导孩子吃药变性。”刘女士说,这个群里会分享一些挑战生理与伦理的教程,甚至教孩子怎样欺骗父母和医生。

刘女士特地带孩子去医院做了性激素六项指标检查,发现相关指标均大幅下降,其中一项竟不到正常标准的十分之一。她从医生那里了解到,长期服用这些变性药,除了恶心、无力等副作用外,还会引起抑郁,并对肝、肾等功能产生影响,服用超过一定剂量,还会导致不孕不育。

特殊QQ群曝光:那些想要变性成为女孩的男孩们插图

刘女士说,她本以为儿子成了今天这样是他自己的选择,但发现这个群之后,她才明白,儿子变成了某些人的敛财工具。

她了解到,群里一些年龄较小的“药娘”,由于没有经济来源,会想尽一切办法赚钱,比如通过角色扮演,售卖自己大尺度照片和视频,甚至通过援交的方式赚取药品的费用。中间人还会在这个QQ群里介绍客户并在全国范围内接单,然后按照比例收取介绍费。令她庆幸的是,由于她及时发现,她才得以阻止儿子。

她打印了这个群里大量的聊天记录,她希望有关部门能查处幕后的不法团伙。“我已经绝望到崩溃,现在我最希望的是,我的儿子如果能救最好,如果救不了,就想救救其他孩子。”刘女士说。

特殊QQ群曝光:那些想要变性成为女孩的男孩们插图1

特殊QQ群曝光:那些想要变性成为女孩的男孩们插图2

使用变性药称为“吃糖”

记者发现,刘女士原先关注的“药娘”群,出现群成员指责群管理员残害未成年男性等情况,群主解散了QQ群,重新拉人建群。

记者设法与刘女士混入这个新的“药娘”群。这个群里有200多人,看成员们的简介与聊天记录,大部分是十几岁的男性,他们大多梦想变成女人,普遍认为自己不被世人所理解,所以纷纷聚在群里“抱团取暖”。而这个群隐隐一条灰色产业链,有人贩卖女性用品,有人出售变性药物,有人推销整容服务,还有人组织援交……一名“药娘”所需要的任何商品药品,群里都能提供。

特殊QQ群曝光:那些想要变性成为女孩的男孩们插图3

这半个多月来,在这些“药娘”尺度惊人的聊天内容里,记者发现这个群体有不少独有的“暗号”。

他们自称用的“药娘”,指通过服用或注射药物等手段,使其生理状态更趋女性化的男性或双性别人群。而“药娘”这一名词来源于日本动漫圈。

由于没有接受正规医院的变性手术,光靠药物不能彻底变性,所以“药娘”需要终身使用变性药,他们把这称为“吃糖”。

特殊QQ群曝光:那些想要变性成为女孩的男孩们插图4

这个群体通常买卖的变性药有三大类别,分别是抗雄激素药物,雌激素,以及孕激素。其中,来自泰国的药物因性价比较高,颇受“药娘”欢迎。

这些药物通常是处方药,由于拿不到处方,“药娘”们会选择从群内的熟人或一些私售药品的药商处购买。在网店中,药品销售页面并不明确标注是药品,而是配以盆栽等不相符的图文,并按照圈内约定俗成的“暗号”进行描述。“否极泰来”就是“泰国补佳乐”;国色天香就是“国产色谱龙”。

特殊QQ群曝光:那些想要变性成为女孩的男孩们插图5

公安部门已受理此事

“这个群就是这些人聚在一起,如果有客户的话,把客户带进来。群主他不是卖药的,他本人不吃药、也不穿这些东西。群主就是‘鸡头’。”一名“药娘”圈知情人士介绍。

记者在“药娘”群里了解到,一次线下的钱色交易,少则400元,多则2000元不等。为规避风险,“药娘”们的交易都在一个境外社交软件上完成。

为深入了解,记者和刘女士又进入相应的境外社交群,通过一个叫“苏洛”的群友推荐,发现群里一个叫“半截猫”的人有销售此类激素类药物。随后,刘女士花了400元向“半截猫”购买了两盒色普龙,4月6日到货。

根据快递单号显示,药品由广州发往温州,而发货人的手机号码则来自湖南株洲。另据记者观察,群里的一个管理员叫“林白”,大伙都叫他“楚源”,他自称来自贵州某大学。他经常会在群里发布一些“药娘”们的淫L视频。如果谁有额外需求,他还会介绍“药娘”进行援交,并收取50到200元不等的介绍费。

目前,刘女士在本报《雄音·十八楼调查》帮助下已向温州警方报案,公安部门已受理此事。

市关工委人士表示,刘女士反映的情况让人愤慨,该委将和新闻媒体、警方采取各种措施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来源:温州晚报

猜您喜欢: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