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洋葱集团靠什么赚钱? 传销,拉人头? “跨境电商第一股” 涉传企业洋葱集团上市疑云

5月7日晚,洋葱Omall的母公司洋葱集团登陆美股,被称为美股“跨境电商第一股”。从成立到上市的六年时间里,这家一路走来始终遭受质疑的公司还是成功登上了美利坚的风云舞台,开启了割老美韭菜之路。公开信息显示,洋葱集团创立于2015年,旗下拥有洋葱OMALL、洋桃跨境供应链、洋货百科YOUNGBKOR三大业务模块。其中,洋葱Omal是洋葱集团的主要“摇钱树”。根据招股书上的一组数据即可说明:洋葱集团2018年至2020年,GMV分别为24.5亿元、38.4亿元、44.3亿元,而同时期,洋葱Omall销售产品产生的GMV分别为20.7亿元、35.3亿元、40.2亿元。说起洋葱集团的“传奇”经历,还要从其创始人说起。01上市公司CEO,曾卖假药被判刑从洋葱集团公布的股权结构来看,洋葱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淙是大股东,在IPO前,李淙持股62.9%,IPO后,李淙持有洋葱集团5351640股,持股比例为54.9%,拥有91.7%的投票权。作为公司的主要决策人,李淙身上却有一段黑历史。2015年6月,李淙通过电子商务渠道进口了一批与某进出口展会有关的奶粉、食品补充剂和自用药品,但被认为是假药。因此,李淙曾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3000元。对此,李淙表示不服判决并提出上诉。李淙申诉提出:“1、涉案药品用于展示、体验,没有销售的主观故意,行为不构成销售假药罪。2、原判将涉案药品认定为假药,适用法律不当。3、有新证据证明原判确有错误。请求再审改判无罪。”然而,根据裁判文书网案号“(2019)粤刑申465号”显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李淙的上诉,“你购回涉案药品,除作展示外,余量计划销售到市场。从涉案药品的数量来看,也超出了正常展示所需要的数量。故原判认定你具有销售假药的故意,构成销售假药罪并无不当。”%title插图%num查查信息显示,2020年4月13日,李淙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罚款3000元。自此,洋葱集团创始人曾卖假药被判刑,这段黑历史就注定要跟着李淙一生,而今公司上市,众人的目光自然又要聚焦在创始人身上,这段历史也免不了被翻出来鞭尸。02平台因假货遭罚,被列为不建议下单除了创始人被罚,洋葱集团也曾因假货问题遭到行政处罚。2017年2月,因销售假冒伪劣的化妆品,广州市天河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广州洋葱时尚集团有限公司做出责令停止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行为,处以没收违法所得、罚款的行政处罚。%title插图%num而在此之前,洋葱集团对外宣称“上线以来没有一例假货”。不仅啪啪打了脸,还被政府部门盖了章封了印,从此之后,洋葱集团没有假货就成了笑话。在各大投诉平台上,对于洋葱集团旗下洋葱Omall的投诉不断,据不完全统计,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O’MALL的投诉就有330条,其中已回复的有324条,已完成处理的有249条,满意度为三颗星(满星五颗星)。%title插图%num而国内另一家投诉平台“电诉宝”数据显示,洋葱集团从2019年9月至2020年全年的各季度及年度消费评级中,均评为“不建议下单”或“谨慎下单”。美商社大致浏览了消费者投诉的内容,投诉中有虚假宣传、客服电话打不通、产品存在质量问题等等五花八门,其中重灾区则是来自洋葱Omall服务商或店主的投诉。“服务商”和“店主”为洋葱Omall对其平台上的会员的一种叫法。在投诉平台上,这些“服务商”和“店主”纷纷申讨称,被忽悠成为洋葱Omall的服务商/店主后发现这一切都是骗局,根本不像宣传的那样赚钱,并且不签合同就不给退加盟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03模式涉嫌传销,拉人头赚钱遭投诉美商社注意到,这些曾经相信能够在洋葱Omall上赚钱的消费者们,曾经都被类似的宣传“洗脑”:有许多人通过OMALL平台赚到了钱,个别人的累计纯收入能高达上百万。然而,在花费上千元甚至上万元加盟后,这些消费者才意识到被骗。5月8日,一位自称“服务商”的用户投诉称,“我是2018年交了20000万成为洋葱服务商,当时公司就说店主利润不高,做服务商利润更好,更能赚钱,于是我成了服务商,我做了两年的服务商,进去了才知道,卖货根本赚不了钱,必须要拉人头,要让人交1000开店我可以赚400,交两万成为服务商我可以赚4000,服务商上面有副总,副总上面有总经理,总经理上面还有集团公司,所有的级别都在加盟费上提取利润,这其实就是变相拉人头赚钱,现在很多产品也不派送我所在城市。”该用户还表示,“我因为不会忽悠亲人朋友,两年多了,我成本只赚了3000左右回来,所以现在我要求集团退回我的加盟费。”%title插图%num实际上,洋葱Omall拉人头赚钱的模式曾引发大量质疑,不少人认为这种模式就是传销。公开资料显示,洋葱Omall作为集团重要的业务板块,洋葱集团将其定位为社交电商。洋葱Omall所谓的社交电商,实际上仅停留在邀请好友并建立上下级关系之上。根据洋葱Omall的宣传,消费者可缴纳1000元申请成为“店主”,”店主“购买自用或将平台商品分享后吸引人购买可获得17%―21%的利润。而成为“服务商”,则要缴纳10000元的费用。“服务商”是“店主”的上级,不仅能享受自营店铺的利润,还能享受下线”店主“店铺的部分利润,以及招募店主和服务商的招募奖励。据洋葱集团招股书介绍,“服务商”最初最多只能邀请40个人成为“店主”,满额之后,还可向平台“支付小额费用”来增加配额。这种模式,也被洋葱集团称之为KOC模式。实际上,这种KOC模式的本质就是与其他所谓的“社交电商”相同,都是利用拉人头、形成上下级关系并瓜分下线红利的类传销模式。一位洋葱Omall“店主”称,“2021.3.1日加盟成为了洋葱服务商,后面我的上级服务商就拉我进了很多微信群进去学习洗脑,要想赚钱就只能不断的发展下线及发展服务商才能快速回本。一个电商购物平台为什么要加盟费那么贵呢,其实都是靠拉人头赚钱啊,卖货不是第一位,拉人加盟才是第一位。我是一个宝妈,没有什么经济来源,这个加盟的1万元还是我借钱来加盟的,之前劝我加盟的上级服务商,跟我说什么很快回本啊,轻松赚钱啊,都是骗人,叫我整天发朋友圈啊,可是买的人并没有,都是我自己买的。卖货回本难度系数极大。”美商社注意到,上市首日洋葱集团开盘报11.37美元,较之发行价格上涨56.8%,并触发熔断,随后大幅下跌,再度触发熔断,截至当日收盘,洋葱跌3.45%,报7美元/股,市值6.4亿美元。这样一家公司即便上了市,事实证明资本也会用脚投票。%title插图%num
文章来源:美商社,特此鸣谢! daxInggan.com

猜您喜欢: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