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高思教育教师资质存疑 校外培训或进强监管时代

受疫情影响,校外培训机构尤其是在线教育进入“天选之年”。但校外培训机构迅猛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很多问题。例如在线教师资质造假、虚假宣传、解除合同退费难等行业乱象丛生。
近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对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均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这也预示国家相关部门对校外培训机构监管的不断加强。
在此背景下,中国科技新闻网调查多家校外培训机构,其中发现高思教育多位老师教师资质存疑,编号与个人资料难匹配。
对此,高思教育相关人士对中国科技新闻网表示:“主要是信息更新不及时,我们在陆续更新完善中。”
教师资质存疑
根据《教师资格证书管理规定》对教师资格证17位数字编号诠释和《教育管理信息化标准(第一部分:学校管理信息标准)》有关规定,2008年全国教师资格在管理信息系统升级后,教师资格证第十一位男女性别代码由2008年以前的0、1改为1、2表示。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官网)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官网)
换言之,教师资格证编号第十一位为性别代码(2008年以前“0”代表持证人为男性,“1”代表持证人为女性;2008年后教师资格证“1”代表持证人为男性,“2”代表持证人为女性)。
5月10日,中国科技新闻网查询高思教育官网披露的教师资格证编号发现,高思教育在师资方面疑存在教师性别与教师资格证性别不匹配的现象。
高思教育官网显示,该平台黄永亮的教师资格证编号为20041300931000654。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高思教育官网)
只从教师资格证编号来看,黄永亮教师资格证性别代码为“1”。所对应的性别为女性。但从高思教育公开的照片显示,该老师具有明显的男性特征,与教师资格证疑似并不匹配。
此外,根据高思教育官网显示,董香丽教师资格证编号为20034106442000206,刘倩的教师资格证编号为20064106442000194。胡羽辰的教师资格证编号为20074106442000148。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高思教育官网)
只从教师资格证编号来看,上述三位老师教师资格证年度代码分别为2003,2006和2007。三位老师的教师资格证编号均在2008年之前,但根据教师资格证规定2008年之前性别代码只有0和1两位数字代码,结合高思教育上述三位老师性别编号均为2,似乎与教师资格证相关规定有所冲突。
5月17日,中国科技新闻网再次登陆高思教育教师信息公示系统,发现黄永亮老师的信息还在,而董香丽、刘倩、胡羽辰等三位老师的公示信息不见了。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对中国科技新闻网表示:“教师信息与教师资格证明显不匹配,不排除存在教师资格证造假的情况。如果教师资格证存在造假行为在法律层面主要分为两个方面,第一,培训机构需尽到审核义务,如果培训机构没有要求老师提供教师资格证的情况下而要求老师去授课,培训机构这种情况属于违规行为。第二,如果培训机构要求合作的教师提供教师资格证和其他证明教师身份材料情况下,如果老师提供假的教师资格证,那责任的主体在于老师本人,老师这种行为属于伪造公章刑事犯罪,此外,平台应尽核实的义务,同时平台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多次受到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高思教育成立于2009年8月,2019年后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该公司于2016年12月挂牌新三板,并于2018年7月摘牌。其创始人为须佶成。
成立之初,高思教育以奥数培训为主要业务,后续逐渐衍生出“高斯数学”“思泉语文”“思高英语”等品牌。
2013年,须佶成决定不在北京以外地区办直营校,而是通过布局B端市场实现下沉。并于2015年发布了爱学习平台,尝试“互联网+教学”模式。
2019年11月,公司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定位“内容和科技驱动的K12教育供给平台”,为校内外合作机构提供教育产品和服务,针对K12的ToC事业部依然保留高思教育的品牌。
品牌升级之后,“高思”品牌和“爱学习”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业务,前者是提供教学服务的教育培训机构,后者则是提供产业服务的S2B2C平台。
中国科技新闻网梳理发现,高思教育的师资并非首次遭到外界质疑。
早在2020年5月,新华社就点名高思教育的官网并未将教师的资格证公示在显著位置,而是放在课程中心的教师详情里。前几位教师还有教师资格证及编号,翻几页之后,剩下的教师便只留了毕业院校等信息。
新华社记者暗访高思教育在内的多家在线教培机构,在申请面试时,均没有被问及有无教师资格证。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类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教师资格。
对此,中国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对中国科技新闻网表示:“教师资格证是教师职业的唯一合法证明,也是进入教师队伍的必备证书,其重要性毋庸置疑。针对部分教育培训机构教师无证上课现象,教育主管部门应该主动承担起监管职责,一旦发现存在教师无证上课等违法违规问题,应予以严肃查处并列入黑名单,同时将黑名单纳入全国信用共享平台,按有关规定实施联合惩戒,切实维护好学生群体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校外培训教育领域或将进入强监管时代。
2021年2月,北京市教委下发通知,要求在线教育机构核查在职教师信息,确保学科类教师具备教师资格。2月15日之前,所有无教师资质人员的在售课程全部下架。
4月25日,高思、跟谁学(高途课堂)、学而思、新东方在线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因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与其进行交易被北京市市场监管局顶格罚款50万元。
5月10日,“作业帮”因在其官方网站谎称“与联合国合作”、虚构教师任教经历、引用不真实用户评价。还有“猿辅导”因在其网站谎称“班主任1对1同步辅导”,虚构教师任教经历等不实内容宣传被相关部门均处以250万元顶格罚款。
“校外培训首先要健全法律法规,明确监管部门的职责划分。建议尽快完善有关教育培训方面的法律法规,进一步明确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明确教育培训机构的准入门槛,对其开展广告宣传、师资认证、教学质量以及纠纷解决等方面做出具体要求,确保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和规范有法可依、有章可循。”陈音江称。
“尤其是针对快速发展中的在线教育培训问题,更是需要细化监管标准,加大执法力度,有关教育、市场监管、人事劳动以及互联网管理等部门应加强合作,形成监管合力,真正做到让教育培训行业在规范中发展、在发展中规范。二是加强行业自律,提升培训机构的诚信守法意识。只有教育培训机构诚信守法经营,真诚对待消费者,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才能确保行业健康和稳定发展。”陈音江还表示。

猜您喜欢: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