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刷脸支付代理是正规的吗? 又有刷脸支付代理商被坑!支付宝官方:从未对外招代理商

互联网经济时代,更看重脸,出门啥都不带,靠一张脸足以行遍天下,因此诞生了许多品牌的刷脸支付设备,许多人看中其中商机纷纷做起了刷脸支付设备代理商,以此来发家致富。然而家住商南的陈先生,却因为做了支付宝刷脸支付蜻蜓F4产品的代理商,反而给自己造成麻烦,同时支付宝官方也称,蜻蜓支付从未对外招代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当事人:莫名其妙被通知听培训课
先刷花呗交钱后签合同
近日,华商报二三里接到家住商南的陈先生等人反映,其称他们做了支付宝刷脸支付蜻蜓F4的代理商,现在不想做了要求公司退钱,然而却遭到了拒绝。5月2日,记者联系到陈先生,并对此事展开采访。
一、莫名其妙接到电话通知去听课
2020年11月10日,在商南县城关街道开超市的陈先生,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人称有支付宝蜻蜓F4刷脸支付招代理商的培训课,在商南县天鹿山庄开课,并为陈先生讲解了通过做代理赚钱的渠道和利润,本着去了解一下的陈先生便来到了天鹿山庄培训课的现场。
到现场看到,来的人很多人群中还有自己熟悉的,同样是做生意的王先生,也才了解到这是一家名为陕西恒瑞盛达网络科技公司举办的培训课。
%title插图%num
二、只招11名代理,先抢先得
据陈先生说,当时陕西恒瑞盛达网络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恒瑞盛达公司)的工作人员,对大家讲述了许多关于蜻蜓支付软件的内容,以及做代理商的好处和利润,最后抛出了现场报名招代理,只要11人,要抢着报名,超过11名就没有机会了,并称做了代理后,可负责整个商南县的蜻蜓软件的推广和使用。
陈先生称他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脑子一发热,就报了名,王先生也是如此。随后一共有11人成功报名,然后该公司工作人员就开始对11名代理商进行了软件使用操作培训,并称后期还会在网上进行培训。
三、刷花呗先交钱,后签合同
在听完课程后,恒瑞盛达公司负责人要求缴纳29900元的代理商加盟费,然而陈先生当时身上并未带那么多钱,而且因为年纪稍大,手机支付也不懂,所以就由恒瑞盛达公司工作人员操作其手机。
开通花呗后,刷出了29900元,作为代理费用,对于手机操作过程,陈先生表示,他完全将手机交给了该工作人员操作。付完钱后,双方才进行签订合同,合同时间为一年,可签完合同后,仔细一看才觉得合同中许多地方很不合理,由此便向该公司申请退钱,遭到了拒绝。
陈先生和王先生对记者说,这29900元属于贷款,当初分了6期偿还,这件事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和妻子之间也产生矛盾,而且现在每个月还近五千元,压力很大。
“而且恒瑞盛达说要为我们后期培训,以及帮我们开拓客户等,签完合同后该公司再也没有管过我们,他们的设备也使用了,然而很少有人用刷脸支付,当初所谓的别人用该刷脸软件支付,即可获得来自手续费的利润,以及将设备推广给更多人来赚代理费这根本行不通。”陈先生对记者说,他们现在只希望恒瑞盛达的人,尽快退还自己的钱,以及贷款所产生的利息。
%title插图%num
支付宝官方:从未对外招代理商
随后,记者拨打了支付宝的官方服务热线,与服务热线客服和支付宝杭州总部的总机取得联系,支付宝工作人员称,蜻蜓F4刷脸支付确实是他们的产品,但从未对外招代理商。
至于记者所询问的,陕西恒瑞盛达招代理,为代理商提供该产品的设备时,支付宝工作人员称,由于节假日无法获得调查权限,让记者节假日后再行采访。
恒瑞盛达:培训课讲明不是支付宝官方他们只提供刷脸支付设备

5月2日下午,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陕西恒瑞盛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也是当初培训课中的负责人之一张回归,与其进行沟通。
然而张经理却一直追问记者反映人的姓名和电话,称只有弄清楚了反映人是谁,才能回答记者问他的问题,处于对于当事人的隐私保护,记者并未告知其,从而该事没有说出结果。随后记者再问,该产品是支付宝的产品吗?且支付宝称该产品从未对外招代理,其称他们在商南培训课上说过,他们非官方,只是给大家提供刷脸支付的设备,随后便对记者说五一假期后再具体说。
商南县公安部门:建议当事人起诉
陈先生先前对记者说过,要钱被拒后,曾前往商南县公安局报案,后经城关派出所调查,以经济纠纷不予立案,并建议当事人可继续与恒瑞盛达公司协调沟通,或是走法律程序。
记者又联系了商南县公安局政工科主任应兴朝,应主任了解此事后,对记者说随后会询问城关派出所对于此事的具体调查情况,个人建议如此事如果属经济纠纷,建议当事人向法院起诉。
天鹿酒店:该公司按正常程序租场地
为了了解清楚当天的现场情况,记者拨打了商南县天鹿山庄的电话,将此事向对方说明。其称,该公司租场地,以及开培训课,皆是按照正常程序走的,至于陈先生他们的联系方式,酒店并不知情,同时也表示,因为时间原因,对于当天恒瑞盛达租场地的记录已无法查找。
对于恒瑞盛达说的,当时在培训课上强调了自己不是官方这一说法,陈先生称当时他们不是这么说的,当时他们一味强调代理刷脸支付的流程和利润等。陈先生表示,希望五一假期后,恒瑞盛达能尽快给一个回复,来处理此事。
焦点质疑
1、恒瑞盛达是如何知道当事人联系方式的?2、为什么以花呗的形式支付代理费用?是否给当事人解释清楚花呗属贷款?3、蜻蜓F4属支付宝产品,其并未对外招代理,恒瑞盛达设备如何而来?又是否经过支付宝授权,私自招募代理商,为陈先生等人提供蜻蜓F4设备,是否合理?4、陈先生说先交钱后签订合同?这是为什么?5、说好的后期培训进行了吗?许诺的代理商赚钱是否实现了?
律师:如果29900元为代理商的代理费用,该公司涉嫌诈骗如未提代理,建议当事人协商或起诉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认为:陈先生等人所称的29900元为代理商的代理费用与记者采访的恒瑞盛达公司的业务员所称的29900元为刷脸支付设备费用不一致,针对这一问题需要进一步核实。如果29900元为代理商的代理费用,恒瑞盛达公司谎称支付宝蜻蜓F4刷脸支付招代理商,且代理商赚钱成为泡影,那么恒瑞盛达公司涉嫌诈骗,陈先生等人有权选择报警,由警方立案调查。
如果恒瑞盛达公司未提及招代理商事宜,29900元仅是刷脸支付设备的费用,那么恒瑞盛达公司不构成诈骗,如果双方为此产生纠纷的,陈先生等人只能以合同纠纷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赵良善建议,陈先生等人提供恒瑞盛达公司当初招代理商培训相关的视频、录音、或证人证言等,以查清恒瑞盛达公司是否谎称支付宝蜻蜓F4刷脸支付招代理商。同时,建议恒瑞盛达公司尽量与陈先生等人协商解决,如协商不成,陈先生等人可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来源:华商二三里

猜您喜欢: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