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坑娃的网红宝宝霜「诺必行」,屡次检出违禁成分

 反传防骗联盟官网:www.DaxingGaN.cOm 年初,“消字号”产品益芙灵抑菌霜、七草两叶抑菌膏被查出含有激素,导致孩子使用后出现发育迟缓、多毛、脸肿大等“大头娃娃”的新闻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后涉事工厂被查处,如今“大头娃娃”的阴影还未散去,网红宝宝霜又来毒害孩子们了。

5月25日,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化妆品抽样检验信息的通告》(2021年第4期)。通告显示,共有24批次化妆品抽检结果显示为不合格,其中格外引人注意的是,婴宝特护膏、诺必行婴宝特护膏等5批次婴童产品被检出含有禁用物质。
%title插图%num

针对上述抽检通告,诺必行很快回复相关媒体称,该行政决定原本是2019年6月省药监局在生产工厂留样室抽取的批次样品案的最终处理结果,与现在市场上产品并无任何关联。

而具体原因为原料供应商把不同原料混合存放,使原料受到污染导致,从而导致个别批号产品不合格。

好家伙,狼人“自爆”了!且不说广东省药监局明确写明为2021年第4期的通告,还自己爆出此前被多次检出不合格的情况。

实际上,诺必行的确是药监局“黑榜”上的常客。

就拿近两年来说,2019年8月,国家药监局通报诺必行®婴宝特护膏检出禁用组分酮康唑;2020年2月14日,两批次诺必行金银花婴儿修护膏检出违禁成分咪康唑;一批次诺必行婴宝幼儿特护膏和一批次诺必行婴宝护肤霜检出违禁成分苯海拉明、克霉唑。
%title插图%num

针对被检出含有禁用成分,诺必行几乎每次上榜后都狡辩,2019年的那一次,诺必行回应中称,“很有可能是假冒产品”。

后来实在不好骗又解释为,是2018年生产的产品,原因是原料供应商的原料存放不规范,把所有的原料摆放一起而受到污染导致。
%title插图%num

2020年,面对被检出含有禁用成分,诺必行再一次用“可能是假货”和“原料存放不规范”撇清责任。

细心的读者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诺必行每一次产品被检出添加违禁成分都是原料商存放不规范造成,并且产品都是前一年的。年年如此,但诺必行就是不换生产工厂。

但多款、多批次产品中非法添加违禁物,想轻描淡写的用一句“原料供应商的原料存放不规范”就糊弄过去,诺必行真是把消费者当傻子。

但凡稍微有点良心的品牌,在问题发生的第一次就立即停止与问题代工厂合作了,何况还是非法添加这样的底线问题,而诺必行却坚持与问题工厂广州腾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国家药监局官网,2019年,广州腾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严重违反《化妆品生产许可工作规范》有关规定,被国家药监局要求停产整改。

而根据前文可知,2020年,诺必行仍在与广州腾跃合作,并且又生产出了多款含有违禁成分的产品。

在国家药监局官网上,美商社注意到,诺必行婴幼儿青蒿修护膏、诺必行 婴幼儿青蒿舒润霜等产品的备案至今仍显示着:2020-07-27 对“广州腾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备案后检查,检查结果:责令改正 原因:其他 (资料配方表的限用物质含量与备案系统不一致)。
%title插图%num

直到这家广州腾跃前不久被吊销了《化妆品生产许可证》,诺必行又多了一个甩锅的理由:生产方已经对该质量负责人做出严厉批评并予以解聘啦!看看我们诺必行对待非法添加行为是多么负责且严肃呀!

要知道,这是全国首例对工厂质量负责人进行处罚,严厉批评和解聘只是亡羊补牢的做法,恐怕非法添加行为,诺必行早就知道,并且本就是同谋。

在合作工厂被吊证后,诺必行也不忘“借题发挥”,借多家媒体之口发出今后将会选择合格的生产企业,严格把控原料的宣言。

可笑可笑,月销过万的网红宝宝霜,如今才想起严格把控生产企业和原料。诺必行真的在乎宝宝们的安全吗?
%title插图%num

根据诺必行官网显示,广州诺必行贸易有限公司是专注于儿童护理产品,营销专业化经营企业。旗下“诺必行”品牌由瑞士诺信化妆品国际有限公司研制,广州腾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公司设立“诺必行”(Acceptance)研科中心与全球科学界和医学界专家紧密合作,为孕婴提供专业可靠的健康护肤品牌,以“承诺安全”作为公司理念。其官网显示,产品主要包括婴宝系列、金银花系列等。

回看这段话,莫不是最大的讽刺,吹一流的牛,找最次的厂。

美商社查询国家药监局发现,多款由广州腾跃生产的诺必行产品已经被注销备案,诺必行选择的新工厂名为广州市雅妆化妆品有限公司。

而这家合作的新工厂真的可靠吗?美商社表示怀疑。

在法律文书网上,美商社找到了与该司有关的一起纠纷,大致内容为该司企业一名员工在下班途中发生车祸离世,事发后雅妆化妆品有限公司仅托人给予了家属5300元慰问金。该员工家属为其申请了工伤赔偿,而雅妆化妆品有限公司否认该员工为工伤,并展开了员工家属的官司,但最终法院支持了已故员工的家属。

法院判决雅妆化妆品有限公司向该员工家属支付687866元工伤赔偿,但雅妆化妆品有限公司拒不履行。2020年11月16日,雅妆化妆品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人并被限制高消费。直到2021年2月24日,该司仍未支付该笔金额。
%title插图%num

从法律角度讲,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雅妆化妆品有限公司拒不履行法律义务,属漠视法律法规;从人情角度讲,员工意外身故并被判定为工伤,雅妆化妆品有限公司只谈钱不谈人情,还妄图狡辩。

这和不把宝宝安全放在心上、出了事故屡次狡辩的诺必行如出一辙。

当然,多次添加违禁物的诺必行品牌自然也不把其他违规行为看在眼泪。

美商社注意到,在“诺必行官微”公众号内,诺必行婴幼儿防护隔离乳被宣称能够有效隔离紫外线。根据相关规定,隔离紫外线的防晒产品属于特殊用途化妆品,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不得宣称特殊功效。
%title插图%num

美商社查询了国家药监局发现,诺必行旗下并没有任何一款产品持有特证,显然涉嫌虚假宣传。

此外,诺必行诺贝金水宣称能够抑菌止痒,诺必行天然玉米爽身粉借用内含金银花、芦荟等成分宣称能够杀菌抗炎、清热解毒、消炎退肿等。根据相关规定,禁止化妆品宣称中明示或者暗示具有医疗作用的内容,夸大功能、虚假宣传或容易给消费者造成误解或者混淆的内容。上述行为均涉嫌虚假宣称。

%title插图%num
文章来源:美商社,特此鸣谢!

猜您喜欢: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