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嗖嗖快跑上市最新消息:嗖嗖快跑公司因何诉讼缠身,曾被工信部通报的嗖嗖身边APP现状如何?

有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市场上监测到的APP数量净增42万款,总量达到449万款;其中我国本土第三方应用商店的APP超过268万款,在众多APP纷纷如雨后春笋般破壤而出的局面下,越来越多的APP开始受到了大众的关注,比如在同名贴吧中饱受质疑的“嗖嗖身边”。

那么运营这款APP的嗖嗖快跑公司为何会诉讼缠身?这款APP为何会被整改下架?投资多少钱能拿到嗖嗖身边的原始股?股权收益在未来真的会翻五到八倍,乃至一百倍吗?

公司背景,现状如何

据官方介绍,嗖嗖身边是一款集到家到店、网上商城、线上线下省钱消费业务为一体的全场景生活服务APP+小程序,创新推出商圈店模式,并通过消费送等额红包的方式连接用户和商家,整合购物、订票、打车、加油、外卖、水电费缴纳、停车费等多个平台,帮助用户享大折扣消费省钱,帮助实体店提供线上推广、自送货上门、锁定用户等服务。

经查,这个社区O2O移动应用平台的经营主体是北京嗖嗖快跑科技有限公司,据官方公众号介绍,公司成立初期,即获得中国最大的投资基金“中科招商”的天使轮入股。经过3年的研发与技术积累,公司的主要产品“用户端APP-嗖嗖身边”与“商家端APP-嗖嗖抢客”已经上线运营。用户通过嗖嗖身边一键发送需求,系统自动匹配用户周边的上门服务商家;商家通过嗖嗖抢客,响应订单并快速沟通、提供服务。平台基于地理位置,有效地连接本地需求者与供给方。百度百科显示,截至2020年,嗖嗖身边已发展500家城市公司,近60万家嗖嗖快店,230万服务商家,APP累计下载超过6000万。

%title插图%num

回顾其发展历程,2013年10月,嗖嗖身边创始于南昌,并在南昌市场试运营,当年正处于O2O概念的牛市阶段。2014年,创始人程俊在北京正式组建团队,开发了嗖嗖身边App。2015年,初创团队获投资300万,由中科招商领头、和玉基金跟投天使轮。2016年4月,嗖嗖身边平台正式上线运营,举行全国百城启动大会,在全国60个城市成立分公司。5月,嗖嗖身边完成2000万元的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中科招商以及和玉基金两家投资机构,估值达2亿元。2019年,嗖嗖全面升级,启动亿万购物卡发放,用户数猛增,获得C轮融资,估值达到44.76亿,并启动资产证券化进程。

经查,北京嗖嗖快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20日,法定代表人程俊,股东有程俊、于华、孟旭、南昌微聚科技有限公司、中科林德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新余中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九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嗖嗖共赢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季震、北京共聚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海南领域创业科技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国门商务有限责任公司、唐山中科凤凰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234.5834万元,实缴617.2917万元。

2021年4月29日,该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至今未被移除。

%title插图%num

近年来,围绕着该公司出现的相关诉讼也是屡见不鲜,达10条以上,且在这些官司当中,嗖嗖快跑公司往往坐上的是被告的席位。在这些案件中,劳动争议可以说是引发原告被告双方矛盾的一大根源,据企查查显示,多场劳动争议最终都以调解方式结案,《北京嗖嗖快跑科技有限公司与刘亮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所披露的内容是少见的在互联网上公开的:一审法院认为,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嗖嗖快跑公司主张刘亮工作业绩及工作态度有问题,部门直属领导经常找不到人、工作反馈不及时;频繁迟到,经常找不到人,但未能就上述主张提交证据。且嗖嗖快跑公司亦未能就该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之依据提交证据。鉴此,一审法院确认嗖嗖快跑公司与刘亮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应当向刘亮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4287.8元。嗖嗖快跑公司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企查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名为“嗖嗖身边”的贴吧中,也有用户反映:“嗖嗖身边公司欠员工工资半个月不发是怎么回事?”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当时间来到2021年4月2日,北京嗖嗖快跑科技有限公司已沦为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示的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达23603元。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企查查)

嗖嗖身边创始人兼董事长为程俊,据公开资料显示,程俊是中国最早一批的互联网创业者。1997年,他创立“www.jx168.com”汽车配件网络商城,该项目最终破产。2003年,程俊又在家乡南昌创立江西满堂红房产置业有限公司,利用互联网整合线下零散中介房源,建立房源互通平台,年利润超过1000万元。2013年,我爱我家对满堂红实现并购,并以满堂红为模板,进行改制,筹备上市。程俊成为我爱我家科技公司创始人,不久,我爱我家成功上市。

%title插图%num

在眼下,程俊共投资了包括嗖嗖快跑在内的三家企业,其中的北京房上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早在2018年就已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至今未被移除。

%title插图%num

同样由程俊投资的南昌我爱我家科技有限公司在近年来也是屡遭有关部门的行政处罚。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企查查)

侵权行为,已遭通报

随着互联网产品的发展,发生于线上的信息泄露事件屡有发生,因而个人信息安全问题正逐渐成为了不少用户眼中的话题中心,而值得一提的是,嗖嗖身边这款APP就曾被工信部检出侵害用户权益的行为,甚至还被勒令下架过。

2020年8月31日,工信部组织第三方检测机构对手机应用软件进行检查,对外通报了2020年第四批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名单。其中,嗖嗖身边APP由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被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通报。该APP所涉问题包括:违规收集个人信息,以及App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

%title插图%num

(来源: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

2020年9月14日,工信部发布消息,截至当时,经第三方检测机构核查复检,尚有海淘免税店、爱又米等23款APP未按要求完成整改。根据相关规定,工信部组织对这些APP进行下架,而在“下架的应用软件名单”当中仍有嗖嗖身边的名字。

据悉,在核查复检中,嗖嗖身边这款APP因未按要求完成整改,有关部门依据《网络安全法》和《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工信部信管〔2016〕407号)等法律和规范性文件要求,对该APP进行下架。

对于嗖嗖身边未完成整改事宜,嗖嗖身边的内部人士对“中国科技新闻网”表示:“接到工信部的要求后,公司安排技术团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紧急排查并积极修改嗖嗖身边APP中的隐私权限和弹窗提醒,提交中国信息研究院进行APP检测,由于上传的apk为第三方加固后的安装包,导致审核结果为未通过,未在要求时间前通过审核。”随后,中国科技新闻网通过苹果app store下载了嗖嗖身边发现,个人信息页面无法打开,服务协议也无法查看。对此,程俊表示:“这是因为现在禁止获取用户的信息资料,我们现在因为要合规所以禁止了,不会再获取用户的信息资料了。这次下架损失是非常大的,可能公司有许多员工面临失业。嗖嗖身边目前的融资已经结束,准备到香港挂牌上市了,此次下架事件或多或少对公司的发展产生了影响。”

据百度百科显示,截止到2020年11月19日,嗖嗖身边已经重新在应用市场上线运营。

近年来,我国个人信息保护力度不断加大,但在现实生活中,一些企业、机构甚至个人,从商业利益等出发,随意收集、违法获取、过度使用、非法买卖个人信息,利用个人信息侵扰人民群众生活安宁、危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等问题仍十分突出。因此在不久前,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常见类型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必要个人信息范围规定》,明确了39类常见类型移动应用程序必要个人信息范围,要求App不得因为用户不同意提供非必要个人信息,而拒绝用户使用其基本功能服务。据悉,规定自2021年5月1日起施行。任何组织和个人发现违反规定行为的,可以向相关部门举报。

在本篇报道中,我们了解到了嗖嗖身边的公司背景,以及这款APP曾因怎样的问题而遭到下架,在下篇报道中,我们将着重关注的嗖嗖身边现行的模式该如何解读,请继续关注微商电商调研。

文章来源:微商电商调研

猜您喜欢: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