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揭底四级分销的萃工厂,与“婵润”股权置换官司牵出何种隐情?

%title插图%num
最近,一个名叫萃工厂的微商品牌十分火爆。在抖音平台上以“萃工厂”为关键字搜索,众多以“萃工厂移动美容师”为前缀的用户实现霸屏。

从这些用户发布的短视频可以了解到,萃工厂是一家依托于化妆品实体店铺开展微商分销的企业,投资39800元开设一家萃工厂门店,再推荐一个新店,就可以获得1000元的现金奖励。

如果没钱开店,还可以成为萃工厂移动美容师,花费1980元、3980元、9800元、49800元,购买相应萃工厂护肤产品,可分别成为初级美容师、中级美容师、高级美容师、大区代理,价格越贵,级别越高。成为代理商后,无论是直接推荐,还是间接推荐新人加入,都有固定比例的推荐奖励,此外还有“家族奖励”等团队计酬比例。
表面“店铺+美容师”,实际是“4级分销”

%title插图%num
来源:萃工厂招商材料

“全职宝妈王鸽子,2019年7月加盟萃工厂,直接开店,开业即回本,之后全款升级大区,3个月回本,裂变了11个大区、2个省代、14家门店,2020年初获得公司奖励的宝马一辆。”

“甘肃庆阳王苗苗,2019年做萃工厂项目,开落地门店,裂变2个大区、4个省代、2家门店,实现脱贫,还被当地评为脱贫致富能手。”

“宝妈花花,原为流水线女工,零基础加入萃工厂,从合伙人开始做,裂变7家门店、6个大区、11个省代。”

这些案例,是萃工厂招商手册里的典型宣传对象,那么萃工厂是什么样的一家“工厂”,它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让这么多平平凡凡的普通人,加入之后就可以实现创富?

萃工厂的宣传介绍称,萃工厂的主体公司为杭州先手集团,创始人名为陈仁聪,萃工厂是一个一站式美护新贵品牌和轻创业平台,拥有1000多家全国连锁店,旨在解决肌肤难题。

%title插图%num

萃工厂实体店

根据萃工厂团队长舒女士介绍,做萃工厂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店,“缴纳39800元的加盟费,装修物料以及一些产品都包含在内,而且在店面试营业的2个月,公司还会下派专业的美容师前去扶持,让代理们在试营业期间就可以回本。”

%title插图%num

萃工厂移动美容师培训

在问及萃工厂与其他美妆实体店铺有何区别时,舒女士表示萃工厂走的是“店铺+移动美容师”模式,也就是“线下+线上”相结合,真正实现了招商闭环。

也就是说,如果不投资店铺,还可以先成为萃工厂的“移动美容师”,先在线上以社交电商的方式开拓市场。具体而言,加盟条件分为四个级别,分别是花费1980元成为初级美容师、花费3980元成为中级美容师(也称合伙人)、花费9800元成为高级美容师(也称省级代理)、花费49800元成为大区代理。成为相应级别的代理商之后,推荐新人加入,以及经营自己的团队都会产生相应的奖励。具体奖励如下:

一、推荐奖

大区月度推荐奖励根据上月微商系统实际出货额,直推推广奖励提成5%,服务费奖励5%,间接推广奖励2%。也就是直接推荐有10%的奖励,简介推荐有2%的奖励。省代推荐奖励,根据上月微商系统实际出货额,直推提成5%。

关于大区直推大区的10%奖励,其中5%是直推奖励,5%是服务费。如大区A推荐大区B,大区A会得到大区B的5个点的奖励,但如果大区A对于大区B未进行任何服务和帮扶,则大区A不能得到5%的服务费。大区推荐奖励由公司发放,省代推荐奖励由大区发放,省代以下级别无推荐奖励。直推5%的出货额是指微商系统的欧诗漫和萃工厂体系产品,服务费5%仅包含萃工厂新品出货额,其他产品出货没有5%的服务费。

二、店铺推荐奖

三、根据上月实际推荐门店的开业情况,推荐一家体验版升级版门店给与推荐人1000元的现金奖励。

四、月度服务奖

%title插图%num
来源:萃工厂内部资料

大区家族(团队)月出货3万元到300万元,可获得2%到10%不等的奖励,该奖励给帮扶家族内大区成员家族长的服务奖励,如果大区家族长对于家族内大区成员无任何服务和帮扶,不予发放该奖励。

五、高定项目季度出货奖

%title插图%num
来源:萃工厂内部资料

高定项目包含毛囊清洁术、祛痘、祛斑、热玛吉四个项目。高定项目的季度出货奖励和推荐奖励及月度服务津贴不冲突,该奖励根据项目产品的大区家族季度出货额额外发放。而且该奖励为高定项目的产品销售奖励,无家族的大区,完成高定项目季度对应点的出货额,也可以享受对应奖励。

五、年度出货奖励
大区家族整体业绩年度完成100万元及以上,奖励4万元购房基金,年度完成300万元及以上,奖励15万元购房基金,年度完成500万元及以上,奖励30万元购房基金。

萃工厂的模式,表面上看是一个以实体店铺开展招商的项目,但实际上却是嫁接了多级分销以及团队计酬的“微商模式”。
脱胎于欧诗漫,与微商婵润股权置换引纠纷

从微商电商调研添加的多位萃工厂高级别代理商了解到的情况,她们大多数都曾做过欧诗漫。

2014年,微商崛起,火爆朋友圈。随着微营销的盛行,众多品牌产品进军微商,传统化妆品品牌欧诗漫就是其中之一。2015年年初,欧诗漫以一款7天美白小魔盒打入微商市场,而欧诗漫微商事业部的总经理,正是萃工厂的老板陈仁聪。

%title插图%num

先手集团CEO陈仁聪

%title插图%num

先手集团副总裁暨萃工厂品牌CEO方俞伟
%title插图%num
萃工厂事业部总经理高建萍

2018年,陈仁聪以杭州先手科技有限公司为主体,带领多个微商团队脱离欧诗漫,开始运作萃工厂项目。关于其“店铺+微商”的模式,是由其一个团队长高建萍率先于2019年6月开始试水,获得成效后逐渐推广开来。目前萃工厂的核心高管为先手集团CEO陈仁聪、先手集团副总裁暨萃工厂品牌CEO方俞伟、萃工厂事业部总经理高建萍。

工商信息显示,杭州先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2017年3月6日,法定代表人由赵军变更为陈仁聪,同日法定代表人又从陈仁聪变更为林高卫,2018年4月2日,法定代表人由变更为陈仁波。根据官方宣传,杭州先手公司是一家提供微电商服务的公司,主要业务有平台运营、系统定制开发、运营管理等服务。但是杭州先手公司因违反广告法,于2020年11月11日被杭州市江干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万元。

%title插图%num

来源:天眼查

另外,杭州先手公司存在多宗法律诉讼,2019年5月,明星范冰冰因杭州先手公司侵权,而将其上告至杭州市互联网法院。

%title插图%num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有关陈仁聪的法律文书,则牵出了陈仁聪与前欧诗漫代理、现婵润微商创始人赵浩仿(现名赵逸)的股份置换纠纷,通过梳理这则长达14000多字的文书,我们发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title插图%num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根据裁判文书网上赵浩仿的陈述,2018年3月27日,赵浩仿(现名赵逸)、陈仁聪、马帅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陈仁聪分别从赵浩仿、马帅受让郑州苏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河南婵润微商品牌相关公司)17.5%、17.5%的股权,股权转让费分别为75万元、75万元,陈仁聪在协议生效后一次性分别支付给赵浩仿和马帅。

但是由于陈仁聪没有一次性向赵浩仿和马帅分别支付75万元股权转让款,而是仅向赵浩仿一人支付120万元,且转款的时候未注明是股权转让款,被赵浩仿认为陈仁聪的钱是双方合作代加工的退货款。

据赵浩仿称,其经营的郑州苏漾公司,生产销售“苏漾”系列产品,由陈仁聪作为中间人和委托人,联系云南西草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为赵浩仿的“苏漾”系列产品代加工。2017年9月20日,赵浩仿经营的郑州苏漾公司与陈仁聪经营的杭州西草科技有限公司签订《销售订单》,约定杭州西草公司作为郑州苏漾公司系列产品的承揽方,为郑州苏漾公司加工玫瑰辣木压片糖果、佰草童话纤体塑身精华液及产品包装,费用共计2496000元。代加工产品由杭州西草公司在常州货仓收货,并向郑州西草科技有限公司仓储发货。

合同签订后,赵浩仿于2017年7月21日按陈仁聪要求向赵碧君的银行账户支付首笔货款100万元,又于2017年9月26日分三笔共计支付1496000元,合计2496000元,已按《销售订单》约定支付全部费用。

委托加工产品由云南西草公司加工后发货至陈仁聪经营的杭州先手科技有限公司常州货仓,先手公司收货后再向郑州苏漾公司发货。先手公司每收货即向郑州苏漾公司发送收货单,再按照郑州苏漾公司订货单发货,并非将所有收到货物一并向郑州苏漾公司交货。根据先手公司提供的收货记录,其总共收到云南西草公司发送的货物数量为玫瑰辣木压片糖果19968瓶、佰草童话纤体塑身精华液19969瓶,货物总价2396160元。

后来,陈仁聪负责代工的产品出现重大质量问题,导致大规模退货,郑州苏漾公司向杭州西草公司交涉,双方确定有质量问题的产品另行处理,不再发货。另外,杭州西草公司拖欠未发货物玫瑰辣木压片糖果9230盒、塑身精华液2712盒,价值共计815228元。郑州苏漾公司实际收到无质量问题的产品总计1209614元,其中玫瑰辣木压片糖果8746盒、塑身精华液12959盒。

双方多次就未发货产品、存在质量问题的产品及包装费用的退款进行协商,并确定杭州西草公司向郑州苏漾公司退款120万元。赵浩仿以上述事实表明案涉120万元系退货款而非股权转让款。

但法院一审认定案涉120万元为股权转让款。因为陈仁聪提供的《股权转让协议》、银行电子回单、企业信用网信息、《解除股权转让协议通知书》、快递单、录音资料、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证明了案涉120万元为股权转让款。

在审理过程中,证人程宁阳的证词耐人寻味:2018年11月29日,陈仁聪召集会议商讨成立新公司,要求赵浩仿注销郑州苏漾公司并将“欧诗漫”“萃工厂”“蝉婵润”等品牌纳入新公司运营。陈仁聪想将赵浩仿及其团队纳入新公司,以取消“欧诗漫”代理授权为由逼迫程宁阳、赵浩仿加入新公司,逼迫赵浩仿用“婵润”35%股权与“萃工厂”35%股权进行置换。2018年11月,陈仁聪与赵浩仿商谈涉及的股权问题是“婵润”品牌和“萃工厂”品牌的股权置换问题,与郑州苏漾公司无关。陈仁聪交付的苏漾系列减肥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导致很多客户退货。

对于法院的一审判决,赵浩仿不服,于是进行了二审上诉,但是二审维持了原判。

值得注意的是,婵润的品牌创始人赵浩仿(现名赵逸),在成立婵润之前,也是欧诗漫的高级别团队长,如此来看,本自同根生,又相煎何太急。关于萃工厂以及先手集团的后续发展,微商电商调研将保持持续关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微商电商调研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