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一粒瘦减肥药怎么样? 从“古方减肥药”到“一粒瘦”:藏在微商卖减肥药背后的秘密

直到现在,广东人王刚(化名)都不敢相信女儿小美(化名)已经不在了。
2019年10月,广东某高校艺术学院大学生小美应某艺术节邀请,赴杭州拍摄艺术作品。出发前,她承诺要将作品送给父母,可万万没想到,父母等来的却是女儿坠楼身亡的噩耗。
现场虽然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但王刚怎么都无法相信,一向开朗的女儿会选择自杀。
在同学看来,21岁的小美,身材高挑、长相甜美,“一点都不胖”。
但作为一名舞蹈系学生,小美对自己的身材要求十分苛刻,节食、健身、吃减肥药……只要是有利于“修炼”身材的事情,她都愿意尝试。
在整理女儿遗物时,2个印有“古方减肥”“燃脂饱腹减肥胶囊”的透明塑料瓶,以及一本减肥日记,引起了王刚的注意。
整个日记本中,充斥着服用减肥药后的“口渴、心慌、头晕、睡不着觉、幻觉不断”等词汇,王刚意识到女儿的死跟那2个透明塑料瓶有关。
“9月30日,真是又惊又喜的一天,害怕小心脏哪一天离开自己的身体,或许那个梦还没开始,身体就已经挂了,那太不划算了,所以果断丢掉了那个让我恐惧的药丸。哈哈,今晚终于可以睡个美美的觉了。”小美在“减肥日记”中写道。
后来,王刚登录了女儿的微信,找到了卖减肥药的微商,并以“小美朋友”名义购买了一瓶减肥药。
根据物流信息显示的发货方名称与地址,王刚立刻将线索反映至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随后该线索被移送至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立案。
苏州警方通过侦查,很快将犯罪嫌疑人钱玉(化名)锁定,并于2020年8月31日将其抓获。
2013年,初中毕业的钱玉从安徽老家来到苏州独自闯荡,并进过工厂,当过服务员,卖过服装,想靠努力为家里减轻负担。与很多爱美的女孩子一样,钱玉对自己的容貌非常在乎。
从2017年怀“老大”开始,钱玉便对“身材走样”充满忧虑,并从朋友处购入2瓶减肥药“屯着”,打算生完孩子用于减肥。
可对没有稳定工作的她而言,怀孕除了带来“容貌焦虑”之外,还带来了“金钱焦虑”。
“‘古方减肥药’一盒进价120元,转手就是240元,利润太丰厚了!”听着身边卖减肥药朋友描述的致富“秘籍”,无经济来源的钱玉有些心动了。
减肥药药效到底如何呢?生完孩子的钱玉开始“以身试药”。
虽然服用后出现严重失眠、头晕、口渴,甚至是心律不齐等副作用,但“1颗药瘦8斤”的效果让她惊喜不已。
钱玉打听到,朋友卖的“古方减肥药”主要来源于常熟服装城。她此前去该服装城批发过衣服,还保留着几家服装店老板的微信。
一番搜索,钱玉便与昵称叫“木头人”的一位女装店主联系上,并从其手里以120元/盒(30粒/盒)的价格累计购入了70盒“古方减肥药”。随后,她又从另一个女装店主“思思”手中,以100元/盒的价格购买了80盒同款减肥药。
她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及“挣点零钱补贴家用”的双重心理,将减肥药卖给曾经购买衣服的熟人以及亲戚好友。
此番生意好景大概只持续了一年。2018年春节前夕,钱玉的上家“木头人”告诉她,有个女孩吃“古方减肥药”出事了,这个减肥药全部下架了。
那一刻,钱玉才知道“古方减肥药”有问题,她再也不敢卖此药了。
直到2018年12月“老二”出生,生完二胎后身材发福,加上养育两个孩子成本高,钱玉打算“重操旧业”。
2019年3月,钱玉在某电商平台上随手搜索“减肥药”,竟发现上面有好多卖散装减肥药的商家,其中一种叫“一粒瘦”的减肥药“评论”甚好。
她出于好奇,便在商品下面评论了一句,不久就有一个叫“南哥”的加她微信。在得知她想买减肥药半成品后,“南哥”便向她推荐了另一名微信好友“小章”。钱玉随后从“小章”处下单了1000粒“一粒瘦”半成品胶囊。
此次对外售卖,钱玉依旧坚持“只卖熟人、不卖陌生人”的原则。
除了自己服用的50余粒,短短3个月,“一粒瘦”便被钱玉悉数卖出,光上海一名老顾客就一次性购买了500粒。
后来,钱玉从“南哥”那里进了半斤3500元的“白色原料”,并在其指导下进行“组装”。
钱玉没想到的是,“白色原料”主要成分是“西布曲明”,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最早用于治疗抑郁症,但由于其明显的减轻体重作用,遂又被用于减肥药研发。然而,服用该药品后会出现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副作用,严重时可导致中风甚至死亡。
现实中,3500元的原材料经过简单组装,竟可以卖到3万余元,这让钱玉尝到甜头。她主动联络“南哥”,提出想要继续购买原材料。可当3500元转到“南哥”支付宝后,等来的却不是“白色原料”,却是“南哥”要举报她卖假药的威胁。
虽明知被骗,钱玉出于心虚,也只能吃“哑巴亏”。
此番被骗,反倒刺激了钱玉。她重新在某平台上找了一个店家,一口气提出要购买1斤“西布曲明”。本着“吃一堑长一智”的教训,她跟对方约定,只从平台交易。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后,钱玉拍下了对方挂出的一部价值7000元的手机,实则就是“西布曲明”。
虽然不少买家反映 “一粒瘦”有失眠、反胃,烧心等严重不良反应,但她仍然继续销售,且销量不减反增。
苏州警方还查明,除了小美在内的10余名“散户”,钱玉主要将“一粒瘦”卖给了上海、苏州的3名“大户”,涉案金额8.9万余元。其中来自上海的韩某于2019年5月至2020年7月期间,以7.4万余元的价格购入了1.1万余粒的减肥药, 并卖给了北京、上海、广东、福建等20余个省份的260余名“85后”“90后”买家。
2020年12月25日,吴中区人民检察院以钱玉、韩某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提起公诉。2021年7月13日,2名被告人分别被法院判处2年3个月、1年8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吴中区人民检察院还就该案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要求钱玉支付赔偿金人民币131万元,被告人韩某在114万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纳入吴中区消费公益金依法管理。
吴中区人民检察院员额检察官提醒,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行为不仅触犯法律,还严重损害消费者健康,在国家始终保持严厉打击危害食品安全犯罪的高压态势之下,切勿以身试法。此外,过度“容貌焦虑”不可取,消费者在购买减肥药等产品时应选择正规渠道,若发现公益受损情况,应及时维权。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捉销师提醒:鼓吹“不劳而获”和“一夜暴富”的都是骗局,希望大家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是送给广大投资人的苦口良药。

声明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特此鸣谢!
编辑校对:捉销师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