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性感为您揭秘币圈割韭菜大全!
曝光各种资金盘骗局!

国心5g新零售是传销吗?关联企业问题重重,“国心5G新零售”师承备受质疑的“幸福9号”靠谱吗?

国心5g新零售是传销吗?

 

“解决男人的隐私问题,补肾固本、助勃坚挺、前列腺炎也没问题、还可治疗阳痿早泄”、“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背书”……

近段时间,以上述广告语为噱头的国药小红丸吸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那么,“国心5G新零售”这个项目的运营主体是哪家公司?浙江国心贸易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江劲松曾经在幸福9号这个平台当中扮演过怎样的角色?国药小红丸现行的奖金制度有何特色?总经销商可年入50多万的说法从何而来?这款产品真的具有保健或者医疗作用吗?该产品真的是国药集团出品的?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发布的《关于依法打击伪造公司印章等侵权行为的郑重声明》指出了哪些内容?

%title插图%num

名下公司,曾遭处罚

据悉,浙江国心贸易有限公司为国药小红丸,也就是“国药5G新零售”这个平台的经营主体,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6月28日,法定代表人和独资股东都是江劲松(国药小红丸的执行总裁正是江劲松),监事为李焕焕,注册资本1000万元,据2020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股东的实缴出资额为0元,认缴出资日期更是被预支到了100年之后。

%title插图%num

据企查查显示,目前由江劲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共有10家,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国心公司之外的其余9家都已处于注销的经营状态。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企查查)

而在这些企业当中,还有多家都处于有关监管部门列入的经营异常名录之内。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企查查)

而江劲松名下的上海益来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甚至在2016年还曾因“销售标签不符合规定和未经批准、检验的进口化妆品案”遭到上海市虹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处罚。决定书文号:沪食药监(虹)罚处字[2016]第2520160038号。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企查查)

据相关处罚决定书显示,接线索举报,投诉人称幸福九号网站有销售无中文标签的进口化妆品“Skindo-白麝香美肤沐浴露”,其销售页面标注有“本品为幸福9号直接原产地采购,故包装上无中文标签,敬请谅解”。经初步核实,当事人(上海益来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上海幸福九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网络平台销售商品“Skindo-白麝香美肤沐浴露”,举报内容属实。

经调查,当事人于2015年6月1日和上海幸福九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幸福9号商家入驻平台服务协议”,在上海幸福九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站上销售“Skindo-白麝香美肤沐浴露”。该款产品原产国为韩国,当事人从其做微商的朋友处取得该款化妆品并进行销售,销售时无中文标签和相关中文使用说明书。调查中,当事人亦未能提供出该款进口产品的商检报告和进口批准文件。截至案发,当事人共销售“Skindo-白麝香美肤沐浴露”2220瓶,该产品进货价格是人民币15.8元/瓶,销售价格是人民币19元/瓶,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7104元。

幸福九号,与之何干?

上述处罚决定书提到了幸福9号,据官方资料显示,幸福9号即幸福9号商城,是一家以营养保健、理疗用品、健康食品、护理器械、日用品、文娱用品为核心,服务于老年人的电子商务网站,是唯创集团的一项重要的战略规划项目。调查发现,江劲松此前也的确在幸福9号推广市场的过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幸福9号上海地区负责人、金牛战队队长(负责江浙沪)。

%title插图%num

据公众号“幸福久号”介绍,由于家庭条件不错,刚刚大学毕业的江劲松来到了刚刚起步的公司,但艰苦的条件和环境让江劲松萌生了退出的想法。而当时团队队长的一句“不合适就离开吧”的话刺激了他。正当他在武汉逐渐扩张拳脚时,总裁王磊的一句话让他毅然放弃了武汉市场转投上海。在武汉,江劲松每年仅靠业绩提成和奖金就能获得数十、上百万。到了2013年,江劲松已在上海市场创造出了不俗的业绩。

当时间来到2016年,幸福9号就遭到了央视的曝光。“央视第一时间”曾报道称:最近,上海有7户家庭联名向消保委递交了一份投诉书,称一家名为幸福9号的公司涉嫌以虚假宣传的方式,欺骗老年人购买保健品……

%title插图%num

央视记者应聘加入了一家幸福9号的门店,而在这家门店中,共12名员工,最小的才18岁。员工说,老人退休金不少,每月拿低保的也有一两千,多的有四五千。老年人,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座座帮他们致富的金矿。这些店员一个月只休息三天,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扑在老人身上。他们发传单、做所谓的讲座、活动。然而,这一切都是套路。记者卧底过程中看到了他们的培训笔记,比如说,有一整套劝说老人购买保健品的思路,加强对她的单聊,茶话会上去讲病,让他了解自己的病情,下危机重视自己的病情。为了博取老年人的信任,不少店员还给自己加上了学医的背景。套路加各种包装,还不足以让他们“走向成功”,动员老年人介绍新客户,发展下线,才是他们的经营秘诀。

%title插图%num

在当年,《上海法治报》也曾以《保健品一次吃6年?“幸福九号”涉嫌虚假宣传遭投诉》为题对其进行过曝光,值得注意的是,该报记者联系到的幸福九号负责人和江劲松一样姓江。

%title插图%num

2018年,仍有消费者向《新民周刊》投诉称,幸福9号依然存在超量高额售卖保健品的现象,并且花头更多了。2019年,《新民晚报》详细报道了幸福9号在当时的发展状态:最近几个月,老人们发现幸福9号似乎已经“快不行了”,“他们现在房租都付不起了,有房东来催房租水电费,如果有人肯出转让费,他肯定就盘出去了,我们也就不来了。”之前一口气办了几年年卡的顾阿婆看到他们的经营状况后,联合了其他老人与幸福9号谈判,想要回剩余的年卡费用……记者发现,拖欠工资甚至都并不是个例。东营、石家庄等地都有欠薪现象,幸福9号谋求转型期间,似乎陷入了资金困难。

回首过往,我们发现在“幸福9号”贴吧以及其他贴吧中,自称是幸福9号受害者的也不乏其人。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针对各大权威媒体接二连三的曝光,幸福9号公司也没有闲着,开始以侵犯名誉权为由上诉至法院,据《上海幸福九号养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幸福九公司诉称:要求被告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删除被告拥有的网易新闻上的《传销骗子花样翻新,养老O2O骗局只为榨干老年人最后一滴血》及《保健品传销骗局,谁在纵容他们野蛮生长》两篇文章,原因是“上述文章内容中称原告为传销公司,诈骗老人,旋即激发多家网络媒体转载,对原告造成恶劣影响。”

网易公司认为其仅是履行了公共媒体监督的权利和义务,主观上没有侵犯原告名誉的故意,涉案文章素材可靠,内容客观,并提交了多家媒体对幸福9号的报道。

%title插图%num

法院认为,有关文章所反映的内容有合理的消息来源,且其他媒体的相关追踪报道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该文的部分内容,该文内容并不存在严重失实的情形,被告亦不存在主观过错,最终驳回了原告幸福九号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那么在最近两年,“幸福9号”逐渐销声匿迹后,该平台的操盘手们都跑去哪里了呢?王振是幸福9号董事长,王磊是幸福9号总裁(王振是王磊的哥哥,二人系兄弟关系),而现如今,国心新零售创始人和董事长的名字竟然也叫王磊,这是巧合吗?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官方公众号)

当然不是巧合,如上图所示,王磊在2021年7月举行的国心新零售周年庆典上提到了“十六年”这个时间,而幸福9号的前身唯创集团的成立时间就是十六年前的2005年,这些内容更是进一步地验证了此王磊(国心新零售董事长)就是彼王磊(幸福9号总裁),综上所述,如今的国心新零售已继承了幸福9号的衣钵。

调查发现,王磊在当下仍是上海幸福九号养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此人目前已被法院出示了限制消费令多次。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在2020年10月时,此人还遭到了法院强制执行。

%title插图%num

据有关资料显示,江劲松与王磊的关系可谓是非比寻常,早在2008年前后,双方便已相识,江劲松曾这样回忆之前每次下班后,和王磊一起开会、谈梦想的时刻:“那时候大家同睡同吃,为同一个梦想努力,苦并快乐着。”

%title插图%num

即将上市?水月镜花

眼下,官方公众号“幸福9号”旗下的商城已处于无法访问的状态,而该公众号则自2021年之后便已不再更新。

%title插图%num

这样看来,鼓吹多年的“幸福9号即将上市”的承诺恐怕也早已被操盘手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title插图%num

上海的顾先生曾对幸福9号发起过投诉,并吸引来了多家媒体的跟踪报道。在这些新闻的影响下,幸福9号董事长王振亲自找到了顾先生,并说道:“我向你承诺,幸福九号上市的时候,我把敲钟的锤放到你手上,我要告诉幸福九号所有的员工,这次敲钟不是上市的敲钟,而是警钟长鸣。警示我们永远都不要欺骗老人,欺骗老人一定诞生不了伟大的商业模式。”

%title插图%num

如今回过头来看,这番话尤为讽刺。而在过去这些年间,一些员工和参与者为拿到幸福9号的股权而投进去的钱,不知何时才会产生所谓的“上市红利”。

在本篇报道中,我们了解到了国心5G新零售的操盘手此前的经历,幸福9号为何屡遭媒体曝光,在下篇报道中,我们将着重关注的是国药小红丸目前推行的是怎样的奖金制度,以及有关产品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该产品是否真的有“中国第一药企品牌背书支持”,请继续关注微商电商调研。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猜您喜欢: